赛维变卖资产续命价格低到惊人

2019-07-14 01:59:40 来源: 保定信息港

赛维变卖资产续命 价格低到惊亾

犹如当年的火速扩张一样,赛维在危机四伏的当下,依靠变卖资产为继的举动也堪称神速,价格之低也甚为惊人。

摘要:犹如当年的火速扩张一样,赛维在危机四伏的当下,依靠变卖资产为继的举动也堪称神速,价格之低也甚为惊人。关键字:赛维,变卖资产

犹如当年的火速扩张一样,赛维在危机四伏的当下,依靠变卖资产为继的举动也堪称神速,价格之低也甚为惊人。

1月2日,赛维发布公告,公司已与上海钱江集团签署一项购买协议,后者以约2500万元,购买赛维合肥公司的所有股份。由此,这个原本投资25亿规模达到1600兆瓦的项目,将要易主他人。

2500万元的售价,相对于彭小峰当初斥资25亿打造的合肥赛维,这仅仅是1%。业内人士惊呼,“钱江集团这回捡了大便宜,彻底抄底了。”

据笔者调查了解,该项目是当时全球规模的一次性开工建设的光伏项目;一般的光伏企业都是以百兆瓦为单位进行扩产。事实上,此次大手笔投资延续了彭小峰一贯的作风:规模、速度快。

然而,更加引人关注的焦点问题在于,合肥赛维“卖身”是否意味着这个庞然大物将进一步被肢解?

据笔者调查,除了合肥赛维包括江西赛维、南昌赛维等多地都在上演出售狂潮,赛维集团的陨落正在演变为不争的事实。而上海钱江集团这个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企业,为何收购合肥赛维,其间又潜伏着那些玄机?

火线“卖身”

1月2日赛维公告称,根据协议条款,上海钱江集团将在12个月内解除赛维提供给合肥赛维及其子公司的担保,以及补偿在担保解除之前赛维与该担保相关的任何损失。

在此之前,赛维还将19.9%的股权出售给江西恒瑞新能源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恒基伟业和江西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公司。基于此,消息人士指出,这一场被批判为“国进民退”的游戏,似乎正在新能源光伏行业开始复制。

2012年12月,南昌赛维100%股权被奥克股份以抵消1.07亿元应收账款的代价收购。赛维这家以超速扩张着称的光伏企业,曾创造了所谓的赛维奇迹,如今,也以同样的速度“卖身”抵债。

据熟知企业收购程序的人士介绍,如果一家企业要收购另外一家企业,至少需要半年时间。“从前期评估该企业的财务和法律风险,到进入谈判阶段,再到双方签订项目收购协议都需要时间。”该人士说。

“其中,完成评估和谈判这两个环节,一般都需要半年时间,这是比较合理的。”该人士解释说,比如被收购企业签订过那些合同,长单合同中存在的风险有多高等等,都需要收购者仔细审核。

赛维光伏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薛怀斌告诉笔者,至少在他2012年9月离职之前,他并没有听说过合肥赛维要“卖身”的事情。为此他推测,“应该是10月以后,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进行了合肥赛维的出售事宜。”

据笔者了解,薛怀斌进入光伏十多年,于2009年3月加入赛维集团。曾是赛维在合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尽管赛维已经对外公告,但针对此事其宣传部门依旧极为低调。本刊笔者曾两次致电赛维集团发言人李龙吉,在得知笔者来意后,他以“不清楚”、“正在忙”为由匆忙挂断。

在危机重重、债务缠身的形势下,出售资产成为挽救赛维生命的新举措。在收购当日的签约仪式中,赛维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佟兴雪表示:“此项协议标志着,我们在改善赛维LDK流动性和营运资本的计划中获得了持续进步。”

2500万元的售价,相对于彭小峰当初斥资25亿打造的合肥赛维,这仅仅是1%。业内人士惊呼,“钱江集团这回捡了大便宜,彻底抄底了。”

对于上海钱江集团而言,以如此低廉的价格收购这样一个债务沉重的企业,又有何意义呢?笔者通过114,以及上海工商局企业注册官查询,均未找到该企业的任何相关信息。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是一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企业,主要从事地产开发、经营和管理。“全球经济低迷,国内房地产市场也不景气;而对于新兴的光伏产业,随着国家扶持政策不断出台,不久可能将走出当前的阴霾,从而出现新的增长。郑建民此时出手接盘,不失为明智之举。”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page#]

“中资神秘大户”

就在赛维宣布上海钱江集团收购合肥赛维21天后,一项新的购买协议再次出现。

1月23日,赛维宣布两天前已与福来投资有限公司订立一份股份购买协议。赛维将新发行1700万份普通股,福来投资有限公司购买价格为每股1.83美元,总计3111万美元。

根据购股协议,双方将在2月28日前完成交易。此项交易完成后,福来投资有权在赛维指定两名非执行董事,交易所得款净额将用来满足赛维业务需要。

巧合的是,这一次购买主体终又指向了同一个人,那就是——郑建民。据赛维公告披露,郑建民是福来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在香港经营业务,而该公司的注册地则在英属维尔京群岛。

据了解,郑建民这个被媒体称为“中资神秘大户”的人,曾在2010年国美电器黄光裕与陈晓的控股权争夺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相关消息称,在黄陈股权争夺陷入焦灼状态时,有“中资神秘大户”之称的郑建民大手扫货,从原有的1亿股持仓急增至3.5亿股。按当日收盘价2.34元计,市值超过8亿元,股权超过2%,超越持股1.25%的陈晓。对于此次增持国美股票,郑建明表示,“主要是因为看好国美电器的前景才出手扫货。”

分析人士指出,这样一个完全跨越不同行业、出手而干脆的资本运作老手,在赛维跌入低谷时频频出手有抄底套利的可能。实际上,在参与赛维资产购买之前,郑也曾插手另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光伏企业——顺风光电。这是一家生产太阳能硅片、光伏电池片及其光伏组件专业制造商。

据顺风光电此前公告,公司主要股东汤国强(董事长),已向郑建明全资持有的菲思斯马特有限公司(在英属维京群岛设立)出售已发行股本约29.65%,从而使得郑建民取代汤国强成为顺风光电大股东。

据笔者了解,顺风光电作为一家光伏制造企业,2012年以来也是动作频频。在2012年4月13日,其收购聚能硅业全部股份后,又与“亚洲硅王”朱共山所属的保利协鑫联手进行合作,共同开发太阳能市场。

来自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披露显示:聚能硅业主要从事太阳能硅锭、晶片,以及太阳能光伏组件生产。顺风光电指出,可能收购事项将有助公司实施垂直整合,并在价值链内获取额外利润。

在与保利协鑫的合作中,顺风光电宣称,旗下江苏顺风光电科技与保利协鑫能源旗下保利协鑫苏州订立意向书,在光伏领域达成长期战略合作的意向。

根据这份意向书,两公司合作期限为自2012年1月初起5年,双方有意合作范围包括江苏顺风向保利协鑫苏州采购硅料和硅片;保利协鑫苏州将于期内向江苏顺风采购太阳能光伏电池片和光伏组件;且江苏顺风和保利协鑫苏州将会在太阳能光伏行业和其他行业寻求机会共同合作,以促进其各自的市场份额,并获取资本增值。

不难发现,成为顺风光电大股东的郑建民,正在利用其惯用的资本运作手段,在这场危机四伏的光伏行业里纵横捭阖,寻找获取利益的机会。

地方政府“代管”

对于钱江集团终能否真正接手合肥赛维,当地政府显然要比赛维创始人彭小峰更着急。

当彭小峰辞去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刻,便意味着他走向了执掌赛维权杖的边缘。不仅是在赛维集团总部,在合肥赛维同样面临这样的情况。据当地媒体披露,从2012年8月开始,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几乎全面介入工厂的日常生产经营工作。

“从企业所有的经营报表,到有关生产的每一个决定和动向,都需要在时间向高新区管委会报告,由双方共同讨论决定。”知情人士透露。

这种终走向由政府代管企业生产、决策的结局,或许是当地政府以及赛维创始人彭小峰双方都未曾预料到的结果。2010年8月15日,合肥赛维1600兆瓦的光伏项目开工建设,曾给合肥这个中部内陆城市带来了无限荣耀。

[#page#]

当江西新余市政府官员在得知该项目落户合肥时,甚至专程跑到合肥质问彭小峰,为何没有选择新余?在项目奠基当日,包括安徽省省委、合肥市委高层纷纷捧场出席开工仪式,场面甚为壮观。

但由于市场低迷,急速扩张导致赛维“断崖式的坠落”,也让当地政府措手不及。据坊间传闻:关于合肥赛维的厂房和设备是当地政府帮忙建设和购买,进而租借给赛维。而这些厂房和设备的资金来源,则是合肥市高新区投资公司向浦发银行和徽商银行进行的无抵押贷款,借贷主体并非赛维。

于是,包括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市财政局、市招商局在内的政府机构,不断召集企业高管,讨论如何营救垂危中的合肥赛维。

他们个目标选择了夏普。夏普公司是一家日本电器及电子公司,旗下5大业务板块中,太阳能产品中的多晶、单晶组件和薄膜太阳能占有很大比重。“此前与夏普接触过,打算为他们的电池代工。”一位知情人士向笔者透露。

但问题随之而来。由于电池片的价格随时都在变化,双方在价格上并未达成统一协议,于是双方的合同久拖不决。无奈之下,合肥赛维也在寻找夏普之外的国内电池组件生产商。

上海钱江集团无疑是这些买家的其中之一。不过,笔者通过知情人士获知,尽管钱江集团与赛维均已发布公告,但是并不排除前者放弃收购的可能。该人士称,“他们也感觉债务太重。”截至2012年9月30日,合肥赛维净资产为负值,约为5400万美元,银行借款约为4.8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107%。

合肥赛维已然成为各方手中的“烫手山芋”,虽然已经协议低价出售给上海钱江集团,但未来仍存诸多变数。

如何进入微信小程序
怎么开发微信小程序
微店网页入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