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二十一黄昏的旋律

2020-01-26 20:38:06 来源: 保定信息港

某魔法与科学的交界点 二十一、黄昏的旋律

1

噹~

医院大楼的时钟终于敲出了六diǎn时分的乐符,

这个时间,除了树上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以及窗子外面的月季花瓣和碧绿叶子的摇曳声,

剩下的只有一种空荡荡的静寂。

在这里,

这间屋子,

喜欢的女孩子住过的屋子,

如今,已经空无一人。

所有的一切仿佛没有存在过一般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棉被折的整整齐齐,病服也工整的放在上面,冷气机还在运转,舒适的感觉正从里面传递出来。

这是一个安详而宁和的黄昏,

可是,

好像什么都没有留下一样,

好像曾经缺失过什么一样。

rainbow的六位男孩甚至觉得就连空气都被女孩带走了。

除去某个还有着那种永恒完美的微笑外,其余的五位少年都带上了一种无奈。

“队长是逃走了吧?”天野未来把本来准备好的有着粉红色温柔的康乃馨插到了花瓶里。

“啊,是逃走了呢”九重日照手里的是一个果篮,他也将其放到了桌子上,“明明説好了要等我们的队长也真是的,居然选择逃走。“

“喂喂,你説这可怎么办啊?你这家伙明明在医院来着,这不是让队长在你的眼皮底下逃走吗?”蓝野集有些恼怒,他自然而然的把矛头指向了天

街时雨。

“啊啊,没办法啊,谁让我也是病号呢下午的时候,一不xiǎo心睡着了。”天街没干劲的撇了撇嘴角,一副欠扁的样子。

“混!”蓝野还想説再説diǎn什么,但是城户介之助拉了他一把:

“关键是队长为什么要逃走呢?”

“我美丽的xiǎo姐,肯定是付不起医药费,又不肯跟我们借钱,所以就逃走了大概是这样吧?”

“原来如此喂!现在不是説这话的时候吧!我们不是已经得到了上面的七天假期和医疗补贴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永川谷寻问道,

“不给队长医药费补贴,这也是上面的意思?”

“不,这是我的意思。”天街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哈?”“搞什么鬼啊拜托!”“队长可是很缺钱的啊!”“队长的医药费在你那里算哪门子国际玩笑啊!”

看着这些部下一脸火大到想把自己吃掉的表情,天街显得很镇定:

“嘛~,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在想,如果是我美丽的xiǎo姐的话总觉得事情会发展的很有趣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説你这家伙!”蓝野打算和天街对质,“你这变态只是在故意欺负队长吧?虐待狂!”

“那啥~,谁知道呢?”

“喂!”

“嘛嘛,不给医药费这回事就当是我美丽的xiǎo姐不遵守约定逃走的惩罚吧。”

“什麽!?你这家伙从起源上就搞反了吧?是你不给医药费在先队长才违约逃走的啊!”

“哦~,是这样吗?“

“算了,现在生你的气也于事无补话説回来,总会有什么线索吧”天野心细的仔细打量着周围,妄图找到什么,比如传説中妻子给丈夫的这类的

但是如果真的找到了可上边却写着‘抱歉老公,我要离开你了,希望你重新寻找一段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天野使劲儿晃了晃头,打算把这种奇怪的幻想赶出脑外。

天街时雨则有些轻浮的看着周围什么表情都有的五位男孩,心想现在的敌人真是越来越多了

我美丽的xiǎo姐,你又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呢?

他稳步走到床前,决定先下手为强。

棕发黑眸的美少年,拿起棉被上的病服,放到自己鼻子面前深深地闻了一下

“上边还残留着我美丽的xiǎo姐的体香,真好闻啊”

然后,接下来的这个不大的空间里,足足安静了三十秒。

不过,这三十秒对剩下的五位男孩来説明显要太过漫长

所以在这种压抑之后的是------

爆发!!!

“混蛋,你这个禽兽!居然!”“色狼!变态!竟敢这么快就出手了!”“h!!工口狂魔!!话説回来,好闻吗?”“等等!我也要闻

闻!”“什!?你这家伙!我也要!”

天街时雨看着为了一件病服差diǎn打起来的rainbow,又一次警告了自己一遍,“果然,敌人太多了啊”

2

“钱钱我需要钱”

所有的路人都看着这个左手还打着绷带挎在胸前的男装美少女。

但是当事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从周围射过来的怪异目光。

“钱钱我需要钱”

“咦咦~”路边的一个xiǎo男孩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妈妈呀~,那个大姐姐好奇怪啊~”

“嘘~~,快离远diǎn,那个姐姐一看就知道是个精神病,可不能学她哦!”

毫不理会别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上条夕麻边走边碎碎念着,

银白色中长的飘零碎发,头dǐng上还有一根呆毛摇啊摇啊,红蓝异色清纯的眸子里现在满是沮丧,但是就像是一个‘面瘫’一样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普普通通的蓝白色男装衬衫,背后还有一个宽大到夸张的连衣帽,下身穿着一个已经过时的休闲裤,松松散散的有些慵懒,再往下看是一双最便宜的

那种纯白运动鞋。

这种装扮常常会被人误认为是cospy,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她那好像患了‘虹膜异色症’的眼瞳和满头纯洁的一丝不染的白发。

夕麻就是这样的一个自认为是男孩的女孩,现在正在为‘没钱’而感到苦恼。

她伸出白嫩可爱的xiǎo手,一根一根的数着手指:

“手术费、住院费再加上各种医药费的二十万日元一共四十万日元!!呜呜,不管算上个几遍都是四十万日元!!”

但是再怎么可悲也已经没办法了,夕麻已经忍痛交出了这四十万日元。

虽然她还在幻想着会不会是的护士姐姐算错了,要不就是电脑出现了计算上的故障

但是这些情况都没有发生,

的确是四十万日元没错。

“要是这样的话”

女孩又开始数手指了,

因为她只有xiǎo学四年级的学力,计算什么的着实不在行。

“把我好不容易挣来的三倍工资全部算到付费里面,这个、那个我自己还额外垫进去一千日元吗?!!呜哇哇哇”

女孩现在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上一场,实际上已经开始掉眼泪了。

“呜呜呜呜中国的李爷爷,你的干孙子现在就要破产了,我被不幸诅咒了,没钱的话我就活不下去了呜呜呜”

这句话其实説到底应该是‘干孙女’,但是夕麻打心眼里认为自己就应该是个男孩子。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流泪,只有坚强的人才有资格一路走下去,就算遇到了什么困难也要想法设法的去克服,你可是男孩子啊。”

这就是中国的李爷爷对她説过的话,每次想到夕麻都会感到很有力量。

甚至,在不知道多少次的时光交替中,‘我可是男孩子’这种话居然变成了女孩常常用来打气的支柱。

“钱钱我需要钱”

女孩又嘀咕上了,只是她整个人看起来比刚才还要憔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工资也好,level5的补贴金也好,都用的精光了。

想到这里夕麻感到有什么地方很古怪,比如‘为什么同样是病号的天街就有上面发下来的医疗费而自己却没有’之类的。

但是上条夕麻没有怀疑过天街时雨,她只是在想是不是自己伤害到那个好人了,所以才没有得到医疗费的批准。

那个好人被我使劲儿给打晕了,不要紧吧?应该没问题吧?大概。

夕麻心里很没底,不过她现在比较担心的还是关于个人资金的事

“我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再这么下去我非得活不下去”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了两千日元的纸币,是那种只有在才有的货币,这种款式的钱在外部的日本各个都市都找不到,也就是説这样的‘

两千日元’只可以在这座城市使用。

而这样的两千日元就是女孩最后的家产。

她想了想,只有两千日元,而今天是七月二十日,距离下次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十天,就算再怎么省吃俭用都不够的説

这两千日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一百二十多元,在中国省吃俭用还是可以支持十天左右的,可是,在日本这个国家就

更何况还是这种处处都要花钱的贵族地狱

“别、别灰心啊!上条夕麻,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你是男孩子吧!”

上条夕麻这么説着,貌似想到了办法:

因为昨天的事情,rainbow集体整修一个礼拜,也就是説我得在这短短的七天时间里挣到足够的钱,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

“去打工!!!”

--------万岁!!

没有任何表情的少女看起来很开心,的确可以看出来她很开心,

因为那种开心是发自内心的感情,这不需要表情来传达。

所以,就算已经没有了做出任何表情的权利,无疑每个人看到这样的女孩都会觉得她一定有着天使一样的笑容吧。

哪怕只是曾经。

“咕咕~”肚子里传来一种很破坏气氛的声音,

夕麻知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的自己必须要补充足够的营养了。

她向四周张望着,一眼就看到了那部红色的自动贩卖机。

3

“离校时间已过,诸位同学情尽快回家”美女播报员那甜美的声音总是那么的柔软并带有几分温和的关爱,但是这对某个刺猬头的少年来説却

变成了一种凄凉的音调。

“不幸啊~到底还是被留到这种时候了吗?”

上条当麻看着不停旋转的发电风车,三枚金属叶片正在夕阳的落幕中折射出火红色机械般冰冷的光芒。

那里那个方向,曾经是约好的地方呢

播报员的声音还在回荡着,

像是在关注一般,

像是在劝説一般。

由于校规禁止夜游,基本上内的电车跟巴士这类的末班车都是在放学时刻。

不幸的男孩子没有赶上末班车,只好在炎热的商店街走着。

现在是六diǎn钟,太阳已经偏西变成了夕阳,但是空气中的热度还在蒸汽中有所保留。

但是説到底现在已经没有中午那么酷热难耐了。

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有很多像是买东西的,也有很多纯粹是随便转转挥发一下心情。

少年也是很想逛街一直到夜晚的,如果超过九diǎn钟才回家,那么可以去高一些的大厦dǐng部俯瞰整个,

在永恒的灯光闪耀中,那份明亮遮掩了星星和月亮,带上了城市特有的色彩。

仿佛是在抵抗这个现实的黑夜,在虚幻一般的光芒里,充满了夜间的繁华,

那样的灯火阑珊,那样的街市如昼;

那样的火树银花,那样的流光溢彩。

为了如此美丽的夜景,有很多人会因此熬夜到很晚,偶尔吃一次夜宵,哪怕只是一碗拉面也能感到很满足。

但是当麻只从电脑上看到过,要説是自己亲眼见过那叫撒谎。

不管是学习方面的事也好,还是云川芹亚那边的事情也好,都没有机会去好好地看看这座城市。

这座,曾经被xiǎo夕讨厌的城市。

那年的盛夏,其实当麻是有机会去看一看的,那是约定好了的事。

可是从转过身的那一瞬开始,一切都改变的无法挽回,

------甚至觉得世界都会崩塌。

男孩一步一步的xiǎo步走着,时间正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

或许快,或许慢,

但这于男孩来讲并不是有多么的重要,暑假的第一天,有的是时间可以去感受。

所以不必刻意改变什么,

也不必刻意回忆什么。

他站在十字路口,看着人来人往的潮流。

习惯了这样的节奏,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这又是如此的陌生。

因为失去了某个重要的人,所以变得不想要去习惯这周围的一切。

是在害怕,

害怕遗忘妹妹的存在。

也正因为是这样才会在茵蒂克丝离开的时候想要留下她。

这理由説来也挺好笑的。

明明把那孩子的帽子留在家里了,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只是想留下一diǎn自己与她一起的羁绊吧。

如果不留下一些羁绊,那么

那么

那么感觉她好像会如同幻影一样,从指间消失。

“喂喂,我不会是中了茵蒂克丝的了吧?”

或者説那是一种诅咒呢?

想要,帮助那女孩的诅咒;

想要,拯救那女孩的诅咒;

想要,保护那女孩的诅咒。

现在,就算是这样的诅咒都没办法在自己身上实现了。

这个,没有留下她的缘由,也许在她踏出玄关的那一刻被毫不留情的抹杀了。

当麻的眼前有些恍惚,是不是由于自己一路走来导致机体失去了太多的水分的缘故呢?

那么待会儿就顺路去自动贩卖机那边买一瓶冰镇可乐吧

当麻扶了扶前额,“那啥?为什么我要买冰镇可乐而不是其他的冷饮呢?”

冰镇可乐?

对了,我是觉得今天早上的那瓶可乐冰过之后很好喝才想要去买的。

那个送我冰镇可乐的人奇怪?

真的很奇怪。

当麻停下来脚步,皱起了眉头:

既然是今天早上遇到的人那么我现在应该还有印象才对,

但是,关于那个人的所有

一片空白。

不是本身存在过,而是真正的。

怎么搞得?

看来上条先生的脑瓜真的神经质了

绝对!绝对!绝对!

绝对是因为那只哔哩哔哩!

要不是她昨晚从天上弄下来那么大一个,上条先生会出现这种问题吗!?

看来有时间了得去冥土追魂医生那里一趟了,让他好好检查检查上条先生的脑神经是不是被电出了故障

“可这怎么看都像是去耍宝吧!不幸啊~”

想起哔哩哔哩这只放电恶魔怎么説也算是个女孩子吧,虽説很傲娇很可爱但是

要是今天和她搭话那还是饶了上条先生吧

要是哔哩哔哩变成了我的妻子

呜呜怎么想死的都会很惨的样子!不幸啊~

可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真的存在不同于超能力的另一种异能体系------了。

所以有的东西科学有时候解释不了那也可以理解成‘命运’这类的非物质抽象的东西。

那么星座书也是属于‘命运’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水瓶座的男孩子在今天所遇到的所有搭过话的女孩子里面,其中的一个是今生今世永远的另一半’也有可能是真的了?”

上条先生今天可是和好多女生搭过话了,

比如茵蒂克丝、土御门舞夏、xiǎo萌老师那啥,xiǎo萌老师算吗?

怎么总觉得缺了一个啊

就算把xiǎo萌老师算进去也觉得缺了diǎn什么

还有,到底是谁告诉我‘水瓶座的男孩子在今天所遇到的所有搭过话的女孩子里面,其中的一个是今生今世永远的另一半’这句话的?

奇怪啊,上条先生难道真的要去脑科检查一下吗?

喂喂,别玩儿我了

一定是忘掉了某个人

男孩子?女孩子?

一定是忘掉了某个很重要的人

快给我想起来啊混蛋!!

到底是忘掉了谁?!

“可恶!想不起来!”

上条当麻干脆抱住了头,只剩下大喊一声了。

而这个时候,

在这个傍晚,在这个十字路口,

他最害怕搭话的女孩,在自己心里已经彻底恶魔化的超电磁少女,

------降临了。

莱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深圳市大鹏新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沧州牛皮癣医院
苏州权威妇科医院
江西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