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绝地反击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3:17 来源: 保定信息港

一  省公安厅长罗长征这天刚刚起床,就接到一个打进他家里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昨晚十一点钟,泯江市公安局长黄河因开枪打死了刑侦大队长李连同而被逮捕了!罗厅长还没回过神来,对方已挂断了电话。他忙拿过座机看上面的来电显示,发现区号是泯江市的,电话号码却很陌生。他马上用手机联系公安厅技监处的王智华处长,请他马上查证这个电话号码。然后他拨打泯江市公安局长黄河的手机,电话里说机主已经关机。罗厅长又拨打泯江市公安局的值班电话,电话却没有人接。打电话询问厅值班室有没有泯江市的电话,值班室回答说没有。一系列的反常现象使罗长征感到事情非常严重,他立即来到公安厅长办公室,准备和泯江市有关方面联系。  罗厅长刚走进办公室,王处长就报告说,那个电话号码是泯江市的公用电话。罗厅长得知结果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心情便沉重起来。身为省公安厅长,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和常用于公事的手机号码是不保密的,但他家的电话号码却鲜为人知。这个匿名电话直接打到他家中,说明对方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家里。另外,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都是全省市级公安局长、省公安厅各处的处长、几个副厅长和厅办公室主任们,而且这个号码是加密式的。因此他分析打这个电话的人要么是泯江市公安局长黄河,要么就是他信任的人替他打的,使他尽快知道这件事。  罗厅长再次拨打泯江市公安局的电话,连拨三次都是忙音。又拨黄河的手机,仍然是关机。他想了想,便拨打泯江市委书记潘政纪的手机。  罗厅长问潘政纪:“你们市公安局局长黄河在不在?他可不可以接电话?”潘政纪以一副惊讶的口气说:“唉呀,黄河昨晚竟然开枪打死了他的刑警大队长,为了防止出意外,市公安局已经把他临时拘禁起来了!我们现在已经成立了特别调查组进行调查,等情况查证清楚后就在向省委报告的同时,也向你通报。”  罗厅长感到十分震惊。虽然黄河这个异地上任的市公安局长才到泯江市工作一年半,但他是一个从警已经近三十年的老公安,原则性很强,工作能力也很强。他不相信黄河会开枪打死自己信任的人。  罗厅长马上和省长与省委书记联系,向他们通报了这个事件。身为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的罗长征认为,省厅对这事不能袖手旁观,应该立即由省纪检委、省公安厅和省监察厅联合组成调查组,介入泯江市对黄河的调查处理。省长和省委书记都支持他的想法,他们立即通知省监察厅、省委纪检委和公安厅抽调相关方面的办案专家与精英,以省公安厅为主组成专门调查工作组,当天下午就奔赴泯江市展开工作。    二  调查工作组的组长是省公安厅组织人事部的部长,曾在省城公安局当了十五年刑警的姚原由。前年黄河到泯江市上任时,是由他代表省委组织部、省公安厅组织人事部陪同去的。  一年半前,根据省政法委和省公安厅的决定,黄河被指定为本省首批异地平调交流的(地区级)市公安局长。黄河得到通知后一天之内办好了移交工作,第二天就赶到省公安厅报到,姚部长热情接待黄河并马上陪他去见厅长罗长征。  罗厅长告诉黄河:“泯江市的情况极其特殊而又复杂,你去以后将面临这些矛盾、处理这些矛盾。这可是副难挑的重担子呀!”黄河听了笑道:“没有困难、没有挑战,我黄河还不习惯呢!老领导,我丑话可先说到前头,我到了泯江市有人要整我,或者是我捅下了什么篓子,你可得替我扎起哟!”罗厅长笑着说:“只要你执法为民、出于公心,就是捅烂了篓子有党纪国法为你撑腰!但是,和地方党政领导协调好关系也是你搞好工作的重要前提。你去那里以后既要坚持原则,又要讲究策略,特别是你那个铁旋风的性格要好好地调整调整。”黄河表示不负重托,尽力干好。罗厅长纠正说:“不是尽力,而是竭尽全力!”  黄河跟陪同前去的姚部长商量,为了多了解一些泯江市的情况,他们不要小车,身着便衣搭乘长途客车去泯江市公安局报到。姚部长支持黄河的提议,同意和他乘长途客车去泯江市。  快进城时,客车突然停下了。这时随车售票员向车上的乘客们招呼道:“前方施工,客车要走便道了,大家坐好哟!便道颠簸注意安全!”这条便道是由推土机临时推出来的一条有五六公尺宽的土路,它绕了一个大弯便进入了一个建筑工地,客车通过这个建筑工地后,出了工地的另一个口子,就是进城的柏油路了。  可是,就在客车行驶到这个口子时,却被一根长铁管拦住了。只见司机拿了一张五元的钞票递送给一个头戴红色安全塑料头盔的人,却见那人粗声大气地说:“涨价了!还要加五元!”司机听了,不满地说:“硬是要吃人啦?咋个又涨价了?”谁知他刚说完便被那人拉开车门一把将他拽下去便是几个耳光。他一边打一边骂道:“你娃没长眼睛呀?经过江二爷的地盘出点买路钱你娃还不安逸,硬是讨打呀?”  车上的售票员忙跳下车去一边拉住那人,一边说好话,那人虽然停止了打人,却命令司机把客车开到一旁听候处理。司机擦了擦嘴角的血后上车把客车开到一旁后又下车向那人解释:“我没有说不交,只是说了句玩笑话,没有想到你哥子就多心了!”  这时车上有人在小声地发牢骚:“三天前开始收的过路钱是二元,咋个就涨成十元了?”另外一人说:“今早上都是五元,下午回来就又涨了!”有一个老大娘小声地提醒道:“大家别多事了,谨防被那人听到!那娃儿叫陈三刀,是江二老板的打手之一,惹不起!”  黄河、姚原由听到这些议论,明白了是咋回事。黄河见那人没有同意让这辆客车放行,便走下客车问那人:“你们是奉谁的指示和谁批准在这里设卡收费的?”那人见竟然有人来责问他,便带着挑衅的口气走到黄河面说道:“你哥子想管闲事?晓不晓得江二爷的办公楼地下室有多好耍?!”黄河不卑不亢地说:“我问你,你是奉哪个的指示和规定在这儿收费的?”那陈三刀见这中年人还不知趣,便恶狠狠地朝着他就是一个冲拳,想先把他放倒再说。谁知黄河身子一侧就避开了拳头,并顺手点击了一下陈三刀的手臂,陈三刀感到手臂瞬间就麻木了。  这时的陈三刀也没有分析手臂麻木的原因,反而疯狂地抬腿就朝黄河踢来,那气势、那力道,硬是恨不得一脚把黄河踢飞。正当他大声地号叫着欲扑向黄河的时候,只听到旁边有人喝令道:“陈三刀住手!你又想进拘留所啦?”陈三刀听了马上住手回头一看,见是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李连同在喝斥自己,只好停住了。  黄河这时也认出了当年曾配合过自己办案的刑警队长李大汉,便笑道:“你来得正好,来管管这个事。”李连同上前握住黄河的手,解释说:“我听说是你调来我们局当局长,心里高兴极了。局办接到省厅的电话说你已乘客车来了,其他领导又不认识你,所以我就自告奋勇地来接你们。”说完他回头训斥陈三刀:“他就是新调来的市公安局局长黄河!像你这样的三五个人也休想伤着他!你等着,我明天找你谈话!”说罢他就想请黄河去上他的切诺基轿车。  黄河转身问陈三刀,是奉谁的指示或者谁同意在这里设卡收费的,市交警同意没有,陈三刀已经没有那股疯狂劲头了,他规规矩矩地小声地说:“是我们公司指示我们收的,不晓得市交警同意没有。”黄河说:“现在你们马上拆除这个卡子!收了多少费全部交到市交警大队综合治理室去。至于怎样处理你,就看你的行动了。现在你首先向这位客车司机道歉!然后陪他去医院检查,该医则医,医药费由你承担。”  黄河把姚部长介绍给李连同认识,姚原由和李连同握手后便与黄河上了李连同的切诺基。上车后黄河问李连同:“这设卡的是那个公司?这江二爷又是干啥的?”李连同苦笑着说:“这卡是陈三刀所在的宏业集团建筑一公司设的,至于这江二爷呀,今后你和他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接触几回就晓得他是啥子角色啦!”说完他竟然叹了一口气。  黄河没有再说什么了。姚部长感到黄河这回到泯江来当这市公安局长,可能比他预料的还困难。不过,他见黄河没有丝毫畏惧,不禁对他十分敬佩。姚部长认为黄河是个无私无畏又很讲原则的人,可是像他这样的同志咋会开枪打死他的刑警大队长呢?    三  省两厅一委工作组到达泯江市虽然已经快到下午下班时间了,姚原由提出要马上见黄河。潘书记说:“明天再说吧!”说完他就催他们上车去酒店。他们来到泯江市的饮食娱乐中心、狮子楼大酒店三楼,见席上只有市委书记潘政纪、市长向青海、市人大常务副主任刘守则三人,就一边吃喝,一边打听消息。  宴席结束后,姚原由再次提出要见黄河。潘政纪这下才告诉他:“黄河因为案发时已经醉得昏迷不醒,所以一直在看守所里的医务室里抢救。你现在去见他也无法交谈,因为医生说没有三五天时间,黄河很难清醒过来。”姚原由说:“省委书记可能已经跟你打了招呼吧?他吩咐我来到泯江市的件事是先看望黄河,在确保黄河人身安全以后,才开始调查工作。现在我不去见黄河,又咋个在今晚十一点钟前向省委书记汇报呢?”潘政纪只好同意了。他当着姚部长的面打电话通知市公安局要积极配合省两厅一委工作组的工作,又叫市委办主任张力争陪同前去。  半小时以后,姚部长他们到达泯江市看守所。他们发现看守所医务室内简易床上躺着输液的黄河不仅昏迷不醒,脸庞有几处淤血印痕,右手缠绕着纱布绷带,甚至右腿脚杆上还上着石膏!  曾经在省城公安局刑警大队当了五年刑警的姚部长,一看黄河全身的伤势不仅感到震惊,而且还意识到再不采取措施的话,黄河的生命也可能保不住。但是,姚原由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连问也没有问一下,只是拿起治疗记录看了看,便离开了看守所。  姚部长上车回泯江市区时,趁王、杨两位处长正在和泯江市委办公室主任张力争摆龙门阵的机会,以手机短信息的方式向罗长征厅长报告了黄河的现状并向他紧急求援。之后姚部长问张力争:“被打死了的李连同的遗体现在哪里?”张力争说公安局的唐主任知道。姚部长叫车停下,拦住后面的唐尼松得知李连同的遗体今天下午已经送到火葬场去了,不禁大吃一惊。他命令唐尼松陪同他们马上赶往火葬场。  于是,他们立即快速赶往泯江市烂泥湾火葬场。  他们赶到火葬场时,发现正在进行火化的一号炉火化工正准备把一具尸体送进火化炉口,姚原由突然一个十米冲刺,上前制止了火化工的行动。那个火化工正想训斥他为什么阻挡他的工作,姚原由却一把揭开裹着尸体的白布,发现正好是李连同的遗体,便立即命令火化工另行火化其他的尸体,这个遗体要留下。说完他向火化工出示了证件以后,亲自把火化推尸车推到旁边。  姚部长接着果断地命令王处长和唐尼松在火化厅看守着李连同的遗体,并且不准向任何人打电话。然后他和杨处长、张主任马上乘车赶回看守所守在黄河病床边,他担心黄河会被人谋杀!    四  姚部长他们赶到看守所医务室,值班医生正在撤收输液器具,见昏迷中的黄河很难受的样子,忙问医生:“咋个把输液器具撤啦?”那医生说:“有个领导打来电话叫我别输了,还说再输也是白输!”姚部长先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以后,一边看值班室的电话座机上的来电显示,一边命令医生继续为黄河输液。他发现黄河已经恢复了开始的状态时,省公安医院的救护车也到了。  随着救护车来的不仅有医生和护士,还有一个法医。姚原由打电话和市公安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林长生,告诉他因为黄河病情十分特殊,为确保案件的进一步调查取证,省公安厅决定把黄河送到省公安医院进行抢救治疗。林长生说他做不了主。姚部长说:“一切责任由我承担。”林长生就迟疑地同意了。看见黄河被省厅公安医院的救护车接走了以后,姚部长便陪同法医又往火葬场赶去。  当法医就在火葬场的冷藏厅对李连同进行解剖检查时,姚原就向泯江市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唐尼松打听事件的始末。  唐尼松一提起这个突发事件,心情十分沉重。他叹了一口气说:“我是昨天晚上十一点二十分才晓得这事的,我赶到狮子楼大酒店八楼客房部八一四房间时,刑侦大队技术勘察支队已经在开始勘察现场了。当时的现场确实血腥又令人心惊,现在想起也叫人有些恐怖。”  “事发现场是狮子楼大酒店客房部的高级套房。李连同身穿便服,两手各拿着几叠百元大钞(一万元一叠的),脚在卧室里、身子在客厅里,躺在地毯上,胸口的鲜血已经开始凝固了;卧室内,黄河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外面却身穿一件丝缎高级睡衣,右手拿着手枪,光着两只脚倒在床边的地毯上昏迷不醒,他身边留着一摊秽物;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盖着半截身子、赤身裸体的小姐,她也是昏迷不醒;卧室的地毯上还散落着不少一叠一叠的百元大钞。我见技勘支队已经检查、拍摄完毕现场,就马上叫来救护车把黄局长和那个小姐送往医院抢救。我一直等到医生为黄局长清洗完胃,然后被送进特别护理病房并开始输液了以后,就安排两个同志看护才离开医院的。今早我去医院发现黄局长竟然不在了,忙打电话问林副局长,他说已经鉴定出李连同的死亡是黄河手里那把手枪射击所致,他决定把黄河送进市看守所进行保护性拘押。尽管我疑问重重,但也无能为力。” 共 32757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在线咨询
哈尔滨的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