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41章

2020-05-22 02:22:49 来源: 保定信息港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441章

急匆匆的走进了科室办公室,赵正齐简单收拾了一下后,立刻又离开,他今天本就请了一天假,下午就算不再过来上班也可以,而眼下,局里将他调到最偏远的沟山县,听刚才办公室主任贾云武那话,就差没直接说让他立刻滚蛋了,反正明天早上要是不能准时到沟山县司法局报道,估计还有他受的。

赵正齐从单位里出来后,立刻打了李颖,“李颖,你在哪,现在方便出来谈谈吗。”

“我在第一医院了,赵哥,怎么了?”李颖听出赵正齐口气有异,疑惑道。

“有点事,你要是方便,那咱们约个地方,我等……”赵正齐说着,嘴巴突的停住,呆愣了一下,赵正齐很快又道,“算了,还是不要约了。”

赵正齐说着,很快又挂掉,此刻还站在马路上的赵正齐,后背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喂,赵哥,赵哥……”那头,李颖冲着喊着,确定赵正齐已经挂掉后,李颖一脸疑惑。赵正齐的反常,李颖并非感觉不出来。

赵正齐几乎没有多耽搁,立刻就打了辆车返回家里,站在大街上,赵正齐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好像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双眼睛正盯着他一般。

不是赵正齐自个也变得疑神疑鬼起来,而是赵正齐百分百敢肯定绝对有人在跟踪他和李颖,确切的说应该是跟踪李颖,要不然不可能他今天陪李颖跑了半天去找打探那周凯及其家人的情况,下午回到单位,就接到被调动的通知,局里要将他调到最远的沟山县去。

赵正齐现在不相信巧合,天底下没这么多巧合的事,他知道自个八九不离十是被李颖给祸及了,李严培遭遇车祸,这事如果真的是一起惊天阴谋,那幕后之人背景和能量之大一定是非常恐怖的,起码对他这种小人物来说是如此,而另外一个已经死去的肇事车主周凯,就是这起惊天阴谋的关键人物。

他和李颖,今天神经大条,大喇喇的就去打听周凯及其家人的情况,赵正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引起对方警觉了,而他,第一个成了倒霉的对象。

李颖暂时来说应该不可能会有什么事,这是赵正齐的想法,毕竟她是李严培的女儿,如果李颖真的有事,那就证实了李严培的车祸真的是阴谋,这等于是幕后黑手在暴露自己,所以赵正齐相信李颖啥事都不会有,今天倒霉的只会是他。

回到家里,赵正齐蹭蹭就往家里跑,这会还没到下班时间,老婆还在上班,儿子也还在幼儿园,家里并没别人。

赵正齐住的是一栋早期居民楼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是老婆父母留下来的家产,老丈人和丈母娘去世得早,这房子现在也就他们两口子住,至于他爸妈,一直在乡下,赵正齐想把两老人接过来住,两个老人却是嫌住城里不习惯。

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赵正齐大口大口的灌了好几口后,喘着气,四仰八叉的半躺在沙发上,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好一会,赵正齐才又拿起,迟疑了半响后,才又给李颖打了过去。

“赵哥,你怎么了?”那头,李颖普一接起便问道。

“李颖,局里调我到沟山县去了,明天上午就得准时去报道。”赵正齐此刻显得平静了许多。

“调你到沟山县?怎么会突然调你到那去了?难道是提拔你了,让你到那去当副局长?赵哥,那我该恭喜你了。”还完全弄不清什么事的李颖,笑着道。

“李颖,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要是没弄错,是跟我今天和你一起去打听周凯在监狱里的情况包括去找他家人的事有关。”赵正齐声音低沉,今天可以堪称是他人生最黑暗一天,说是飞来横祸亦不为过,但因为是帮朋友,事情也已经发生了,赵正齐此刻也没去多抱怨什么,既然不敢再跟李颖见面,怕有人跟踪,但出于仗义,打再向李颖提醒一下,赵正齐认为自个还是应该做的,有本事那跟踪的人就连都来监听。

随着赵正齐说完,李颖的呼吸似乎也重了几分,“赵哥,怎么回事?”

“我下午刚回到局里没多久,就被告知要调我到沟山县去了,事先没有任何风声,非常的突兀,而且也不是你说的什么提拔,你也知道,我现在不知过是个副主任科员,到沟山县去,还是一样,我在想我可能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以至于惹祸了,局里的调令,应该是临时出来,并不是事先就决定的。”赵正齐说着来龙去脉。

“赵哥,你的意思是你今天跟我出去打探周凯的事,被人察觉了,然后就被整了?”

“只有可能是这件事,不然我想不出为什么局里突然会调动我,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我在局里,人缘也是最好的一个,像这种调动,如果是之前早就决定的,那一定会有人先偷偷告诉我的,但这事,事先没有任何迹象,下午回来之后才突然发生。”

李颖短暂的沉默着,声音里有了更多的仇恨,“赵哥,我相信你的话,这也说明什么?说明我爸车祸的事,真的是有幕后黑手,否则这一切如何解释?”

“也许吧,李颖,我跟你说这些,是希望多给你提供一些有助于你判断的东西,但其他的,我也帮不上你了,说实话,也没资格帮你。”赵正齐苦笑着,“你看看,我现在都还没真帮你做什么呢,就开始倒霉了。”

“赵哥,你要是不想去沟山县,我可以帮你,应该可以让你不用调到沟山县去。”李颖说道,她想到晚上约了黄江华,再不行直接找陈兴,她就不信陈兴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不会给她这么一点薄面。

“真的?”赵正齐眼睛一亮,如果可以,没人愿意去沟山县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他家里在沟山县,那还无所谓,关键是他家人都在市区。

“恩,我可以试试,我晚上约了陈书记的秘书,我想你的事也不算什么大事,应该不难办的。”李颖说道。

“陈书记的秘书?你说的是市委新来的那位陈书记?”赵正齐也很快反应了过来。

“不错,就是他。”李颖点着头,她也希望能给赵正齐一点信心。

“李颖,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有办法跟那位陈书记联系上了。”赵正齐有些惊讶,想着如果真像李颖说的那样,也许自个真的不用去沟山县那破地方,但高兴劲还没上来,赵正齐很快就又如同被一盆凉水给泼了下来,他想到的是自个就算真不用去了,那等于也是在告诉那幕后黑手,他是有心跟他们作对了。

想到这种可能,赵正齐那刚有的窃喜消失殆尽,摇了摇头,道,“李颖,我看还是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沟山好。”

“赵哥,沟山那么远,你老婆孩子都在市区,你真的甘心去?再说你有可能真的是被我连累的,你的事,我就更不能不管了,这事,我一定帮你。”李颖斩钉截铁的说道。

“别,李颖,你还是让我安生安生吧。”赵正齐苦笑。

“赵哥,我是想帮你,不是要……”李颖的声音戛然而止,赵正齐那苦涩的笑容仿若就在她眼前,李颖突然明白了那笑容背后的含义,她如果帮赵正齐,那不是帮忙,而是帮倒忙,是在折腾赵正齐,可能会让赵正齐更倒霉。

“好……好吧。”良久,李颖喃喃道,她感到悲伤和无助,她想帮朋友,但却只会害了朋友,这种困境让李颖彷徨。

挂掉后,李颖站着,有些失神。

她是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接赵正齐的,转身准备走回病房时,看到父亲的秘书江东明在后面,李颖一愣,旋即道,“小江,你在干嘛?”

“没干嘛,这不是老呆在病房里也闷嘛,我出来透透气。”江东明笑道。

“哦,是辛苦你了。”李颖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折身走回病房。

临近傍晚,李颖看了下时间后,起身准备离开,约了黄江华,这会也差不多该走了。

“李姐,你要走了?”江东明站在门口,看了李颖一眼。

“恩,晚上有点事,我就先走了。”李颖点着头,看了父亲一眼,道,“小江,我妈过来前,就劳烦你照看下我爸了。”

“什么劳烦不劳烦的,照看书记是我的工作嘛。”江东明笑道,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李姐,这都快晚上了,你还回去上班不成?”

“没,我晚上约了个朋友,得过去了。”李颖说道。

“哦,这样呀,那李姐你赶紧过去吧。”江东明笑道。

李颖轻点着头,想了想又道,“小江,有事没事,你也陪我爸说说话,虽然他听不到,但说不定咱们经常在他身旁说说话,他有朝一日能醒过来呢,以前不也看到过类似的奇迹发生吗。”

“会的,会的,李姐你就放心吧,我巴不得李书记早日醒来呢。”江东明笑道。

李颖听着,笑了笑,看了江东明一眼,这才放心的离去。

望山市的夜色,谈不上灯火辉煌,却有南方山城的宁静。

限于财政条件,除了市中心区域外,望山市的城市灯光工程并没有大范围推广,所以晚上也就看不到美丽的望山灯光夜景。

黄江华晚上去赴李颖的约,陈兴和司机李勇两人开着车在市区内转着,两人都还没吃晚饭,陈兴开着玩笑,“小李,晚上小黄去赴美女的约了,咱们两个人就将就着找个人随便打发晚饭了。”

“书记,请你吃饭的人应该是快可以排成一个长队了,你咋不去,你要是去了,我好歹也能蹭吃一顿。”李勇笑道,长期跟在陈兴身旁,李勇也知道也早已熟知什么时候能开玩笑,什么时候不能开玩笑。

“倒也是,把应酬都推掉了,瞧瞧,咱们现在不仅没山珍海味吃,吃饭还得自己掏钱。”陈兴也笑了起来。

“书记,瞧见了没有,那是咱们前天吃饭的那家饭店,我感觉味道还行呀,要不还去那里?”李勇笑着指了指车窗外,他们正路过前天吃饭的地方。

“行,那就去那里,吃完顺便在望山市区内走走,这来了望山,晚上还没出来逛过。”陈兴说道。

“书记,要逛街的话,得找个女伴陪你,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合适。”李勇笑了笑。

“小李,你这话说的,把我当成啥人了。”陈兴笑着摇头,“对了,我都差点忘了,你还没对象是吧,我看得抓紧了,要不要我安排人给你相亲,把这当成工作布置下去。”

“书记,您就别打趣我了。”李勇笑着挠头。

两人说笑着,陈兴私下里没有领导的架子,李勇也爱和这个年轻领导说笑,停好了车子后,下车进饭店,两人来的时候又赶上了饭点,除了大厅后侧靠窗还有个位置外,又是坐满了人。

陈兴也不讲究,随便坐大厅也没觉得什么,和李勇两人将就着坐着。

坐下来,陈兴望着窗外,不远处那新城大厦显得格外的耀眼,这会天色已暗,大厦的灯光早已亮了起来,五颜六色的灯光将大厦映衬得辉煌闪亮。

陈兴这两天都有意让李勇闲着没事就到街上晃,了解望山市的情况,李勇所能看到的听到的,往往比他更真实,当领导当久了,陈兴有时候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他不知道自个看到的,是真实的,又或者是下面人刻意营造出来粉饰太平的场面。

当官,其实很难不受蒙蔽。

“小李,这两天有什么见闻没?”陈兴笑着转头问了李勇一句。

“书记,我这两天在市区内不少地方转了一下,我发现这望山市抓车罚款的现象十分普遍,很多外地牌照的车,经常都会被当成黑车给抓了,然后罚款,我亲眼看到了好几起,对了,下午我路过一个红绿灯口时,看到一辆车子闯了红灯,正好被交警逮着了,交了一千罚款,然后就不用扣分了…”李勇翻了翻白眼。

“你怎么知道不用扣分了?”陈兴看了看李勇。

“这不是旁边还有路人嘛,我问的,还被人鄙视了一下,说我是不是刚来望山的,竟然不知道望山三大害之一的罚款,各种名目的罚款,出点啥事,也都能交罚款解决,反正就是只要交得起罚款,那就不用受别的处罚。”李勇笑着道。

“望山三大害,罚款?”陈兴笑容玩味,“有意思,你详细说给我听听。”

“书记,那我可真说了?”李勇笑着看了陈兴一眼。

“让你说就说,还磨蹭什么。”陈兴笑骂道。

“书记,我找了家街边小卖部坐了两个多小时,前后花了几十块钱,才打听到一些消息,回头您可得给我报销。”李勇笑嘻嘻的说了一句,随即也正色了起来,道,“本地人嚷嚷上口的三大害,照他们的说法,望山第一大害,那就是贪官。”

李勇说着,小心的瞄了瞄陈兴。

“恩,接着说。”陈兴淡然道。

“第二大害,那就是各种各样的罚款,照老百姓的说法,不怕你犯事,就怕你没钱交罚款,只要有钱,听说连杀了人都能保出来。”李勇压低了声音,“第三大害,就是那里。”

李勇指着远处的新城大厦。

“什么意思?”李勇皱着眉头。

“第三大害就是新城集团。”李勇低声道。

“你听说的这些,靠谱吗。”陈兴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书记,您也知道,只是听说的,但本地人嘴上挂的望山三大害,确实就是这么说的。”李勇嘀咕着,“能不能信,这当然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见仁见智,这话说得好,小李,你这水平有长进嘛。”陈兴笑道。

“书记,这不都是跟在您身边才能学习进步。”李勇憨笑道。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笑,脑袋里还在想着李勇刚才所说的望山三大害,陈兴还是那句话,道听途说的,抱着客观的态度去听,不能信,也没必要刻意去反对,但刻意用来作为一个参考。

“老百姓们都怎么说的,你详细说给我听听,例如这望山第一大害是贪官,老百姓咋说的。”陈兴笑道。

“书记,这个我还真没打听出详细的,那小卖部的老板也是个胆小怕事的,再说他还在街边做生意呢,怕祸从口出,根本就不敢开口多说什么,就说望山市里那些领导,都没一个好东西,我让他说一两个具体的,他就打死不敢说了。”李勇摇头笑道。

“看来明哲保身的道理谁都懂嘛。”陈兴笑了笑,眼睛微微眯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对了,这新城集团也是望山三大害之一,这个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更不清楚了,看那老板的样子,可比让他说市里的那些贪官还要让他恐惧,根本不敢多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李勇道。

“是嘛,这新城集团这么厉害,让本地的老百姓都闻虎色变了?”陈兴眯着眼睛,寻思着,很快又道,“小李,以后你没事的时候就多上街走走,多看看,多听听。”

“书记,那您出门怎么办?”李勇道。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市委办公厅还怕安排不出一个司机来吗。”陈兴笑着摇了摇头,“好了,吃饭吧,吃完上街逛逛。”

“好咧,吃饭。”李勇搓着双手,他点了一道喜欢吃的香串羊肉。

陈兴和李勇吃饭时,不经意间抬头,却是望见门口走进来一个‘熟人’,正是前天第一次进来吃饭时,不小心在卫生间门口踩到的那个漂亮女人,对方也朝这边走来。

包厢在饭店内侧,经常来这里吃饭的苏岩等市电视台的人,在这里定有固定的包厢,苏岩昨天刚上南州去参加省卫视的一个主持人考核,今天傍晚才回来,她在望山市固然是家喻户晓,有很大的知名度,但苏岩却从来没想过要在望山市电视台呆一辈子,没有人不愿意到更大的平台去,省卫视无疑是像她这种市电视台主持人的梦想,至于央视,苏岩那是想都不敢想。

“苏姐,你都不知道,这两天你不在,那覃桦代你的班,不知道多得意呢,趾高气扬的,好像她就能替代你似的。”苏岩旁边,电视台内一个苏岩关系较好的女同事说道。

“管她的,她也就那点眼界了,哼,我要是没走,在这市电视台,永远都没她上位的份,只不过我懒得跟她一般见识罢了,在这市电视台争,有意思吗?有本事还不如多在自身下点功夫,看能不能到省卫视去,将来有没有机会进央视。”苏岩嘴角微微一翘,她显然也是一个很高傲的人。

“我就说嘛,只要苏姐您一日在电视台内,这当家一姐永远是您,她得意个什么劲。”旁边那说话的人笑道,毫不掩饰的拍着马屁。

“小苏,你这是铁了心要离开望山了?”一边,另外一个男子说道。

“金导,我可没那么说,这不还得看省卫视那边的结果嘛,要是没应聘上,那我只能继续呆在望山了。”苏岩笑道。

“搞不懂你,省卫视那里竞争激烈,你在望山市电视台那是铁铁的一姐,何必到省卫视那里去跟人从头开始竞争呢,宁当鸡头不当凤尾,这话你又不是不明白。”男子说道。

“金导,我就是希望能到更大的平台发展,不过这次要是没应聘上,那我也索性死了这条心了,以后就干脆呆在望山了。”苏岩摇了摇头。

说着话,苏岩显然是也是看到了坐在窗户边吃饭的陈兴,想着前天陈兴还踩了她那双刚买的鞋子,苏岩还有点来气,微瞪了陈兴一眼,不过很快从陈兴身边走了过去。

“小苏,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了,后天台里有个任务,让你跟市里一个招商队伍到南州去,咱们市里要在南州办招商推介会,听说这次规格很高,是新来的那位陈书记亲自挂帅,宣传部那边,要求咱们派一个外形气质好、素质高的女主持人去当推介大使,也能从另一个层面展示咱们望山的形象,这种任务可就落到你头上了,台里非你这个当家花旦莫属。”男子想起一事,笑道。

“哦,市里来了新书记了?”苏岩很是惊讶。

“来了,昨天来的,你昨天正好去南州,当然不知道了。”男子笑道,“新来的那位陈书记可是年轻得很呢,好像才三十出头。”

“金导,你这么快就见过了?”苏岩转头看着男子。

“没,我哪有资格见人家那大书记,这不是昨天省里领导来市里开大会,咱们市电视台也过去报道了嘛,我在剪辑的画面上看到。”男子笑道,他刚才被苏岩挡住视线,没看到陈兴,否则男子恐怕会惊得眼睛掉下来。

“苏姐,你后天可就有机会接触那陈书记了,说不定就博得人家书记赏识了。”旁边的女同事暧昧的笑笑。

“去去,钟宁,瞧你就喜欢乱说。”苏岩笑骂了一句。

……

陈兴和李勇吃完晚饭,车子索性停在饭店门口,两人就近逛了起来,这一块已经算是市中心的繁华区域。

望山市虽然人口不多,但这市区的人却是一点不少,大晚上的,逛街的人很多,陈兴看着街道上的人,笑道,“不说别的,光看这来来往往的人,可是比得上南州的热闹。”

“山城也有山城的热闹嘛。”李勇笑着附和陈兴的话。

两人沿着黄街道行走,淹没在人流中,就如同普通的老百姓一般,也没人想到新来的市委书记此刻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走在大街上逛街。

走了一小段路,陈兴走走看看,饶有兴致的在一个礼品店里买了几样小东西,准备后天带回南州送给何丽几女。

也不知道大概走了多久,前头一阵喊声吸引了陈兴和李勇的注意,往前看去时,前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陈兴和李勇一愣,两人都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

两伙人正在聚集斗殴,围观的人很多,却没人敢靠近一点去劝阻,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警察来了,才看到打架的两伙人有所收敛,陈兴分明看到其中有人拿着那种长长的西瓜刀,冲着对方就砍,听到警察过来后,拿刀的人才没那么嚣张。

两个警察跑了过来,还有几个手臂挂着联防队员臂章的人,很快就将打架的两伙人分开。

警察劝阻着打架的人,一会,两伙人就各自散去。

陈兴一愣,两边打架的人各有人带着管制刀具,这样在大街上公然打架,警察就只是劝阻开,没有进一步的处置措施?

“警察怎么没抓人?”李勇疑惑的看了陈兴一眼。

“还抓人呢,抓个屁呀,这前脚刚进去,后脚就得放出来,兄弟,你眼力太差了,看不出那两伙人的来历呀。”旁边有人听到李勇的话,笑着摇头。

李勇还待问什么,对方已经走开。

“书记,看来这望山市的治安估计好不到哪去。”李勇低声说了一句。

“真要像你打听的,只要有钱交罚款,啥事都能解决,你说治安能好吗?只要犯事被抓的,交够了钱就放出来,这满大街谁知道有多少是地痞流氓。”陈兴撇了撇嘴。

“书记,看来望山不仅需要发展,这治安也得抓呢。”李勇笑哈哈的道。

陈兴若有若无的点着头,没说什么。

两人一路上往下逛时,陈兴话显得少了许多,神色略显严肃。

回到招待所的别墅,时间不过九点多,黄江华已经先一步回来,看到陈兴回来,黄江华赶紧迎了出来,“书记,您回来了。”

“恩。”陈兴微微笑着点头,“怎么样,晚上和美女约会如何,有没有什么浪漫。”

“别,书记,您就别打趣我了,那李小姐都嫁人了,书记您这不是要让人背后骂我嘛。”黄江华苦笑,旋即又道,“书记,那李颖晚上约我出去,还是说他父亲车祸的事,李小姐说她现在是越来越相信她父亲车祸是有人陷害的,而且她有了更多的证据。”

“什么证据?”陈兴神色一动。

“她说当晚那直接死亡的肇事司机叫周凯,今天她和朋友特地要去周凯的家里走访,但周凯的家里早已人去楼空,他那老父母都不见了,询问旁边的邻居,说是一个月前左右突然消失的,据说是去投奔一个做生意的远房亲戚,但他那邻居说平常也没听周凯的父母说有什么做生意的远房亲戚,还有,他们临走前,可是还种着十来亩的水稻和几亩蔬菜呢,走的时候,说是都不要了,全给乡邻了。”黄江华将自个从李颖那里听到的,如实的和陈兴汇报着。

“有这种事?”陈兴皱眉,想了一下,终归还是摇头,“可能人家真的是去投奔亲戚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这是不能直接说明什么,但照他那邻居的说法,周凯父母对那些庄稼和田地可都是宝贝得很,书记,您也该知道,生活在农村,又没去打工,就靠着那些田和庄稼过着生计,李小姐还说她打听到了周凯父母以前还说过,盼着多种点庄稼,卖点钱攒起来,将来能给周凯减刑的时候走关系用,他们没理由突然不要这么多已经种下去的庄稼不要,突然就走了,真要是投奔远房亲戚,可以等今年庄稼都收成完了再走,何必走得这么急,连庄稼都不要了?”黄江华笑道,“书记,说实话,晚上我都快被李小姐说得也生出了疑心了。”

“那你现在呢,什么看法?觉得李严培车祸真的是人为设计?”陈兴看着黄江华。

“书记,我可没那么说,那太耸人听闻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也不觉得会有人真有这种胆子,但晚上听李小姐那么一说,我还着实是被堵得哑口无言。”黄江华笑道,“不过晚上回来,我坐着想了好久,想到了一个可能,这周凯不是出车祸死了嘛,李小姐说周凯父母就他一个独苗,这周凯死了,周凯父母守着那些庄稼卖钱也没啥意义了,撇下庄稼不要,去投奔亲戚也没啥奇怪嘛。”

“照你这么说,撇下庄稼不要的确是没啥奇怪,但反过来一想,他们为什么要撇下庄稼不要去投奔啥远房亲戚呢?这不也挺奇怪的?”陈兴笑了笑。

“啧,好像也是……”黄江华拍了下额头。

“这事还真是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头疼,李小姐一口咬定她爸的车祸是人为陷害,言外之意无非是希望陈书记您能出面让人调查。”黄江华笑道,“晚上她还说了一事,今天跟她一起去查证的一个司法局朋友,刚回来就被调走了,调到沟山县去了,她说这更加证明了有幕后黑手。”

“跟她一起的人,回来就被调走?”陈兴若有所思,“你这么说的话,那她今晚约你,岂不是也落入别人眼里了?”

“啊?”黄江华一愣,“书记,您该不会说真有人跟踪吧?”

“我随口说说。”陈兴笑着摆了摆手。

走到沙发上坐下,陈兴沉思了起来,李颖那天来别墅找他,恐怕还真不该来了。

陈兴坐着没说话,黄江华此刻也走到一旁,看到陈兴沉默着,黄江华也寻思着,李颖的话,他并不是说不信,只是要跟李严培车祸是被害的扯成有关系,黄江华还是觉得太匪夷所思,不过看陈兴的神色,黄江华此时静静的没说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四川牛皮癣医院咋样
宁波治疗牛皮癣医院
无锡治疗白斑病费用
常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绍兴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娄底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漯河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