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制造巨头重燃价格战 或埋质量隐患

2020-01-10 10:15:56 来源: 保定信息港

招标价格受多方关注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此次招标工作仍由中设国际负责,该公司于9月21日正式对外发标。此次风电机组招标涉及两个地区,分别是张家口坝上百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二期和新疆哈密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东南部风区,共计24个风电场项目。

其中,张家口坝上共14个项目,除沽源黄盖淖风电场为20万千瓦装机规模外,其余项目均为10万千瓦;新疆哈密共10个项目,包括苦水第一、二、三、电场与烟墩六个风电场,单个项目规模为20万千瓦,共计200万千瓦。

招标方透露,新疆哈密200千万风电机组招标,要求单机容量不低于2.5兆瓦,且设备投标方必须有300台样机通过240小时运行测试,并且需要经过电网方面的检测和专业认证机构的认证。而张北150万千瓦项目,针对不同风场,对设备分别提有1.5兆瓦和2兆瓦以上单机容量的要求。

此轮招标哈密10个项目之所以广受业内瞩目,主要因为这是工信部今年3月下发《风电设备制造行业准入标准》(征求意见稿)后,国内2.5兆瓦风电机组的首次招标。

意见稿称,新建风电机组生产企业必须具备生产单机容量2.5兆瓦及以上、年产量100万千瓦以上所必需的生产条件和全部生产配套设施,同时将严格限制风电机组生产企业引进单机容量2.5兆瓦以下风电机组整机技术或购买生产许可证。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哈密招标对风电机组单机容量及相关技术标准做出规定,是对工信部《准入标准》的具体实施,也是对年初国务院38号文的进一步落实。按照招标文件要求,目前国内仅有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上海电气、东汽、湘电、明阳、银河艾迪万斯等几家企业具有2.5兆瓦以上风电机组的生产能力。

据了解,目前已经购买标书并明确参与投标的风电设备厂商有华锐风电、金风科技和上海电气,这些企业将分别以旗下3兆瓦、2.5兆瓦直驱永磁和3.6兆瓦机组参与投标,是否有更多企业参与投标有待26日再见分晓。

某国外风电设备制造企业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抱怨,由于招标文件中对风电机组有国内运行业绩要求,而具备2.5兆瓦风电机组制造能力的海外企业目前都只有海外运行业绩,因此该条款实际将所有海外企业拒之门外。

就此,中国证券报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对国内运行业绩提出要求,主要是考虑到风电机组对中国本土条件的适应性,对于有国内运行业绩的海外公司在招标过程中要加分,对尚未有本土运行业绩的国外企业,未来可以考虑参考海外运行业绩,但希望“有关公司多主动与主持招标工作的相关机构协商”。

价格战火重燃或埋质量隐患

据了解,此次哈密招标的10个项目,涉及10个不同开发主体。10月26日将专门针对风电机组进行特许权招标,此轮招标延续了以往做法,评审委员会在最后评标过程中,会将风机的技术指标、以往业绩、设备企业的财务保证方案等多重因素考虑在内,但价格无疑仍是投标方最终能否获得标的的关键因素。

由于哈密项目是国内两兆瓦以上风电机组的首次招标,其投标价格将引领下一阶段我国大型风电机组的价格走势,因而引起业内多方关注。

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秘书长祁和生认为,由于大功率机组使用了新技术,又尚未规模化生产,因此2.5兆瓦风电机组造价将高于1.5兆瓦机组。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2010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几家主要参与投标的风电设备企业分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比较了2.5兆瓦大型风电机组的设备成本。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表示,2.5兆瓦机组成本较1.5兆瓦成本要高出30%,但由于2.5兆瓦以上机组竞争还不是很激烈,因此收益率将高于后者。

上海电气风电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琦认为,2.5兆瓦机组,技术层面的系统复杂性增加,且要使用新材料,机组体积增大,单位千瓦耗材同步增加,研发投入更高,这些因素都会在成本上体现出来,因此其单位千瓦造价必然增加。但究竟较1.5兆瓦机组增加多少,由于目前尚处于小批量生产阶段,因此还要看以后批量生产后的具体数据。

华锐风电董事长韩俊良则表示,使用华锐3兆瓦风电机组的陆地风电场项目,单位千瓦造价同样可以控制在8000元左右。这意味着,假设风电场建设成本不变,按照最近一期风电设备特许权招标的价格作为参照,华锐3兆瓦机组的单位千瓦造价或在5000元以内。

如果最终开标结果果真如此,那么华锐又将在大功率风电机组领域掀起另一轮价格战。

从2008年开始,我国风电机组价格几乎以每年1000元的速度下降。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到2009年底,国产风电机组市场价格已从2008年年初的每千瓦6200元左右,下降到了每千瓦5000元以下。在今年年初华能风电场机组招标中,1.5兆瓦风电设备招标价已经降到了4500元/千瓦。

对于国产风电机组价格大幅降低的原因,业内给出多种答案,如国产化程度提高、原材料价格下降、运输成本降低、规模效益加大等。但还有一种广为流传的提法是,企业为了在项目招标中中标,违背市场规律不惜降价,进而引起其他企业跟风,这样的价格竞争已经成为近几年国产风电整机设备及其零部件质量频频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祁和生认为,在整个行业利润只有3%-4%的情况下,价格战将不利于国内风电设备企业的长远成长,也不利于风电设备制造企业毛利率的增长,对上市公司而言,价格战则意味着企业净利润的缩水。

2004年4月,我国1.5兆瓦风电机组单位千瓦造价为5000多元,这一价格随后一路上扬,一直到2008年达到6000元以上后开始下降。当时风电设备市场的形势是,国内仅有一两家企业可以生产1.5兆瓦机组,供求天平严重偏向供给一方。

业内人士预计,如今2.5兆瓦以上机组面临的形势已与当时大不相同。目前具备生产能力的企业达六七家之多,因此重现1.5兆瓦风电机组当初的风光恐怕较为困难。更大的可能是,同时参与投标哈密项目的几大风电设备巨头,或将价格战战火引入刚刚胎动的大型风电机组市场。

有人将价格战的成因归咎于现行的特许权招标制度。相关人士认为,风电特许权招标应更加透明化,应引入完全独立第三方进行编标、发标、开标、评标等方面工作,并进一步降低风电机组价格在投标中的权重。

但该人士同时承认,目前风电机组国产化已经达到90%以上,价格逐年呈下降趋势,这也正是这几年特许权招标的贡献。招标的目的就在于降低机组价格,因此只要存在招标,就很难避免企业的低价投标行为。由于低价投标导致的风电机组质量下降,并不能归咎于招标制度,企业自身应该承担更多责任。

几大制造巨头暗战“大”哥地位

除了比拼价格之外,几大风电设备巨头还不断在单机容量上鏖战。

今年8月17日,金风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原计划2011年完成的原5兆瓦风力发电机组研制项目变更为6兆瓦永磁直驱风力发电机组研制项目,并计划2012年6月底前完成首台样机安装。

而在上周刚刚闭幕的2010年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华锐风电则宣布,由其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内首台5兆瓦风电机组已正式下线,6兆瓦风电机组也将于明年上半年下线。

前者刚发公告升级单机容量,后者便迫不及待地宣布5兆瓦样机下线,并且在预告6兆瓦下线的时间节点上也再度领先前者。从目前看来,在机组大型化上的较量,华锐风电又一次跑在了金风科技前面。

根据中国风能协会提供的资料,除华锐风电与金风科技外,目前东汽、海装、湘电等企业已开始研制单机功率为5MW的风电机组。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湘电5兆瓦风电机组发电机部分已经下线,整机有望于年内下线。

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2005年我国风电场新装1兆以上风电机组仅占当年新增装机容量的21.5%。随着国内企业兆瓦级风电机组产量的增加,2007年兆瓦级风电机组装机容量占到当年新增市场的51%,2008年占到72.8%,2009年占到86.86%。兆瓦级风电机组目前已经成为我国风电市场的主流产品。2010年3月,工信部用《风电设备制造行业准入标准》(征求意见稿)吹响了我国风电机组进军2.5兆瓦的号角。而此次哈密项目招标,则标志着我国风电机组开始迈入2.5兆瓦时代。

祁和生认为,国家鼓励大型风电机组的目的,在于提高我国风电设备制造的整体实力,避免风电制造业出现低层次的产能过剩。风电机组大型化是未来的趋势,龙头企业在这一趋势中将会利用自身资金与技术实力,进一步拉大与中小企业的距离,避免与中小企业在低功率风机上的恶性竞争。但风电机组究竟多大合适,最终还要算一算经济账。

世界风电巨头维斯塔斯全球技术研发业务总裁芬恩·马德森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如果需要,维斯塔斯第二天就可以造出10兆瓦的风机来,这在技术上没有任何困难,关键是看究竟多大的风机最有规模效益。能否为开发商带来最低的度电成本,才应该是制造企业更加应该关心的问题。

京都儿童产科地址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联系电话
江门银屑病权威医院
重庆妇科医院排行榜
湛江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