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魔途 第一卷 重生魔途 第三十一章 天空酒馆.

2020-01-16 21:12:35 来源: 保定信息港

极道魔途 第一卷 重生魔途 第三十一章 天空酒馆.

王城,“天空”酒馆.

这家酒馆的名字听起来很奇怪,不过当顾客们走进之后立刻便会释然,因踏入酒馆那一刻犹如踏上山峰之巅,虚空,悬崖,峭壁,飞翔的鸟兽,让人如临其境,人们皆知这是一种幻象阵法,也是当今时代最流行的阵法之一,尽管维持这种阵法的运转消耗很大,不过了生意,酒馆的老板们也不得不下血,毕竟,在这个时代如若如果没有幻象阵法笼罩,你都不好意思开酒馆。

尚未正午,不到饭时,所以,酒馆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那么两三桌,其中靠近窗户的一桌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二十岁左右,还算几分英俊的容貌上只不过那双黝黑的眸子却是有些浑浊,也有些沉凝,瘦瘦弱弱,犹如书生,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年轻人该有的朝气,只是坐在那里,很平静,如一汪碧潭。

女的身着青衣罗裙,年轻貌美,她就是坐在对面,一言不发,一双灵动而又美丽的眸子挣得很大,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这个年轻男子,眼神之复杂,夹杂着万般惊疑与好奇。

“小二,来三斤牛肉,七碗老酒!”

看似安静的年轻男子忽然吆喝了一声,着实有些怪异。

他们二人正是从修罗阵塔回来的古越和玉儿,待店小二将三斤牛肉和七碗老酒端上来后,古越二话不说,左手抓起牛肉直接啃了一口,咀嚼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道,“这牛肉不错,色香味俱全,筋头巴脑,有嚼头!嗯!不错!”

端起一碗酒水,仰头直接灌进肚里,将其一饮而尽,古越哈了一声,嘴巴咂巴了两下,摇摇头,道,“这酒倒是有些差劲儿,不过也算凑合。”

古越在青玄门吃了将近半个月的素菜,胃里早就淡出鸟来,面对着三斤牛肉,七碗老酒,自然是一顿狂扫。

“看着我干嘛,吃呗。”

古越撕下一块牛肉递过去,玉儿虽然接过来,却是没有张口,的确,她现在哪还有心情吃这个,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场景,直到现在心中的震惊还未消散。

“你……你怎么会懂得炼印?”

最终,玉儿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出声询问。

“我什么就不能懂吗?”古越吃的那叫一个欢乐,左手牛肉,右手老酒,嚼着牛肉,以老酒咽下。

“可你明明只是勾画了十几个符文,怎么可能炼制出那么可怕的灵符印。”玉儿无法忘记在修罗阵塔时古越甩出的那张灵符印,天呐!那还是唤雨符吗?那简直就是雷暴雨啊!

“以前没事儿的时候经常炼印仍着玩,炼的多了也就熟练了,熟能生巧嘛!”古越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不过现在老了,刚才炼印的时候有些吃力。”

没事儿的时候炼符扔着玩?玉儿哑然失笑,“老了?你才多大啊!就说自己老了!”

“你看我有多大?”古越玩味的笑了一笑。

“你也就和我差不多大,最多二十多岁。”

“哈哈哈!”古越大笑,嘴里的酒肉还没来得及咽下,结果被狠狠的呛了一下,但他根顾不得这些,笑的那叫一个疯狂,更甚至连连拍打桌子,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你笑那么欢干嘛?难道我说错了?”玉儿柳眉倒竖,不瞪了他一眼,实在无法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那你多大?”

“我啊……记不清了。”

古越歪着头,将眼角笑泪擦掉,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有点难度,还未走上散魔这条路之前活了多少年,他忘记了,至于踏上散魔这条路后,历经九重散魔劫,其间又过了多少年,他也忘记了,自己今年多大,他是真记不清了,摇摇头,嗤笑一声,“你就当我是二十岁吧!”

什么叫记不清?什么叫当他是二十岁?

这什么跟什么?

玉儿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是在晃点自己,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也不好追问,望着古越正在狂吃的模样,玉儿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道,“好吧!我不跟你说这些,不过你以后能不能理智一些?柳白的事情就算了,今天高俊明虽然很过分,可你也不能用灵印往他额头上砸啊!”

“不然怎么做?等他来收拾我吗?”古越又将一碗老酒一饮而尽,撕下一块牛肉,咀嚼着说道,“咱虽然是一个老实人,不过人家欺负头上,咱就算再老实,也不能无动于衷吧?”

”老实”……好吧,玉儿觉得无语了。

“尽管是这样!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冲动啊!”

“冲动?我没有冲动吧?”

“你还说没有冲动,没有冲动怎么会将炼制的灵印砸他。”

“这能叫冲动?冲动是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吧,我当时可是很清醒。”

“你!”玉儿觉得自己跟这个家伙真是无法沟通,深深呼出一口气,道,“那高俊明是此次灵武大会的热门人选,很有可能成亲传弟子,而且他父亲又是修罗阵塔的炼阵师,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你难道就不知道害怕吗?”

害怕?

古越活了这么久,还真不知什么是害怕,他现在虽然修为尽失,但也无惧任何人,要知道他可是拥有九劫散魔之躯,历经九重魔劫洗礼之后,尽管现在很虚弱,但也不是什么人想杀就能杀的,就算现在古越站在那里不还手,一百个高俊明才累到死也无法撼动他分毫,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古越内心很清楚,想要彻底将他抹杀,除非是来自九天之上的仙至尊。

当然,古越的肉身很强悍,不过也只是承受力强而已,修为尽失的他,战斗力目前还不是很高,只有等重塑肉身后,方能改变,可现在肉身的情况是外强内弱,如此之下,根无法强行重塑,唯有慢慢等待。

距离苏醒过去半个月之久,已经渡过了最虚弱的时期,如果现在对上南宫雪儿,古越或许杀不掉她,不过也绝对不会被她戴上双灵手扣。

“天地之大,我害怕的东西多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我管他爹爱谁谁。”

古越这话说的尤洒脱,而玉儿听的柳眉直皱,这个家伙随意的态度好像高俊明他爹就算是圣域的圣皇他也懒得在乎。

玉儿没有继续说话,古越的态度让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还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这般随意,随意之间透着一抹平淡的轻狂,洒脱之间也透着一抹不羁的桀骜。

中国石化集团胜利石油管理局胜利医院怎么样
陕西省交通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柳州治疗早泄医院
宜昌治男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