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玄武第七百四十六章混沌炼器诀

2020-01-20 22:36:18 来源: 保定信息港

大玄武 第七百四十六章 混沌炼器诀

在霍玄夺取三昧神火灯,强行抹去此仙宝内部三焱仙君神念印记之时,三焱神君已经觉察,想要施法收回却做不到,原因二,另一‘霍玄’正对他本体青焱鸟展开狂风骤雨般攻势。+

此‘霍玄’正是太清法身,拥有完美躯体,强横神念,战力相比霍玄本体还要强大,硬生生经受住三昧真火祭炼,一举偷袭,重创三焱仙君。

此刻,受创的三焱仙君本体青焱鸟,在太清法身祭出昆吾,刀芒如雨,狂猛凌厉攻势下,躯体又多了数道醒目伤口。他没想到对手如此强大,精通符箓之道,并且拥有仙宝护体,后祭出一尊战力比本体还要强悍的分身。

眼见傍身至宝三昧神火灯被夺,三焱仙君心如刀割,同时萌生退意。对手太强,好友云虎真人那边也是战况不妙,若不退走,大有陨落危险。

但是他被太清法身牢牢缠住,脱身不得,后竟然扯开嗓门,冲着不远处观望的手下,厉声喝道:“尔等还不出手,待何时!”

迫于多年淫威,那些火焰山散仙虽然惧畏,仍有上千人冲杀而来。此刻,霍玄翻手收起三昧神火灯,法决掐出,九绝塔塔身旋转,一头头毒仙从其内部激射而出,铺天盖地,密密麻麻,足有六七千之多,如潮水般迎击而去。

见此阵仗,那些冲来的火焰山散仙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恋战。掉头就逃。三焱仙君一边抵挡太清法身攻击,一边气急败坏大吼:“你们这帮贪生怕死的鼠辈,给本座回来!回来!”

性命关头,任凭他大喊大叫,再一个手下听从召唤,都四散逃命去了。而霍玄此刻飞身欺近,人在半空,躯体暴涨,瞬息化成金刚巨猿,三头六臂法身。手持诸般妖兵法器。联手太清法身攻去。

轰!

巨猿狂猛,手托九绝塔狠狠砸去,三焱仙君本体青焱鸟在塔身撞击下,血肉横飞。倒退上千丈远。虽遭重创。却趁此机会脱身。三焱仙君凄厉大叫:“夺吾仙宝,伤吾法躯,此仇此恨。我三焱若是不报,天地难容!”

话语间,其青焱鸟硕大躯体化成一道火光,遁空而去,瞬息影踪。

“火遁!”

霍玄见状,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自言自语道:“这厮留不得……”他反手一拍天灵,一道虚幻人影冲天而起,瞬息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阴神出,飞天遁地,来去影,伤人于万里之外。

三焱仙君本体青焱鸟,精通火遁之法,遁速虽,却远远不及霍玄祭出的阴神,踏虚而去,只是几息时间便追击赶上,在三焱仙君毫所觉情况下,张口吐出一道匹练,如长虹贯日,直袭而去。

白光一绕,凄厉惨叫响彻天地,三焱仙君本体青焱鸟硕大脑袋被斩去,鲜血狂喷,躯体如陨石般冲天坠落。其脑袋内部,一团青光飞出,在半空化成一只青色小鸟,满脸惊恐,便欲遁走。

此青色小鸟正是三焱仙君本命仙婴,其肉身被毁,本命仙婴只能遁出,想要逃离。霍玄岂能如他所愿,阴神遥遥一指,祭出的白色匹练直袭而去,一举将三焱仙君本命仙婴绞杀,自此之后,天地再此人半点痕迹。

收起三焱仙君遗骸,阴神一个模糊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万里之外。天穹上,一头插翅巨虎拼命逃遁,在其身后,赤火和金蚕蛊追击而来。

三焱仙君不敌逃遁,云虎真人岂敢多停留半分,拼得耗损元气,施展秘法遁走。赤火金蚕蛊心有不甘,追击过去。云虎真人本体云翅虎,精通遁法,速度比赤火金蚕蛊疾不少。眼见双方距离越拉越远,云虎真人松了口气,自感危机远离,却没料到,一道淡淡人影鬼魅般出现在其头顶上方。

嗖!

一道白光匹练席卷而来。云虎真人警惕心颇高,当即发现,身子一侧,避让躲闪。白光贴着它肋部划过,血光一闪,其左肋肉翅被硬生生斩断。

嗷——

云虎真人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本体虎头张开大嘴,一口精血喷出,在半空凝聚化成一道玄奥符咒,裹挟其庞大身躯化成一道血光,撕裂空间,瞬息遁走,影踪。

“这厮逃了,该死!”

赤火气急败坏,大声咒骂。霍玄也感到意外,没想到这家伙由此秘法神通,竟然能破虚传送逃离,此刻即便是他的阴神之躯,也法锁定对方行踪。

“走吧!”

阴神一晃,回归本体。既然人已经逃了,多说益,还是尽返回,正事要紧。没过多久,赤火和金蚕蛊回返,霍玄祭出九绝塔,收起众多毒仙,招呼赤火破空遁去。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一处山丘。此地草原一眼看去,多了不少山丘,形同壁垒,散落在广袤草原之上。

霍玄一挥手,唐凯从九绝塔内放出。他现身之后,看了看四周,目光锁定下方那处山丘,喜形于色,大声道:“师尊,赤火师叔,仙石矿脉就在那里!”

话到此处,他看向霍玄,又多问了一句:“师尊,刚才你可是发现敌人踪影?”没等霍玄开口,身旁赤火插嘴道:“当然了,你师叔我才经历一场血战,到现在身子骨还疼着呢!”

唐凯听后一呆,连忙问道:“师叔,你没事吧?”赤火没个正样儿,伸了伸懒腰,懒洋洋道:“没事儿,跟那些个家伙动手,师叔我刚来兴致,他们已经玩完了!”

唐凯听了一脸吃惊。霍玄笑了笑,将刚才发生的经历,简略说给他听。“什么!师尊你已将三焱仙君击杀?”唐凯一脸不可置信。

赤火轻哂一声,道:“你师尊神通广大。对付区区三焱这厮,轻而易举,别大惊小怪的!”霍玄一笑:“别多说了,正事要紧,咱们下去。”

三人从天而落,来到山丘顶部。这时,只见唐凯趴在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深嗅了几口,脸上露出陶醉表情。站起身来。语气肯定地道:“就在这里,地底三千丈深处,仙石灵源所在。”

霍玄有些好奇,问道:“凯儿。你能闻出仙石灵源所在?”唐凯点头:“师尊有所不知。我唐家血脉天生嗅觉灵敏。特别是对仙石灵源,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感官,辅以家传秘法。千里之内,只要有仙石矿脉,都能探查到!”

话到此处,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弟子修为还浅,伴随道行提升,探查范围还能扩大,如果弟子能达到师尊这等修为,一次性能够察探数万里方圆地域,仙石矿脉情况!”

霍玄听了,惊叹一声,自己运气太好,随便收下的弟子,竟有此等绝活傍身。他仔细打量了唐凯一眼,并且悄然散出大衍之力,笼罩而去。

半响后,霍玄终于弄清楚一切,自己这名弟子竟然早已觉醒天赋神通。眼耳口鼻身意六识神通,自己这名弟子觉醒了正是其灵鼻通,怪乎能嗅闻出仙石灵源所在。

“好运道,有凯儿在,玄火记何愁不能发展壮大!”他暗中下定决心,要好生培养这名弟子,其天赋神通太过重要,不只是对他,对玄火记日后发展也是至关重要。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霍玄挥手祭出九绝塔,塔身旋转,十八战灵之一巨虺现身,通体血红,形似巨蟒,匍匐在地。此番他没有直接破裂地面,进入地底,而是招呼赤火唐凯登上巨虺背部,朝地底潜行而去。

值得一提,霍玄血炼十八护界战灵,如今个个都有地仙九品修为。这些战灵道行增长,跟霍玄关系不大,而是取决于九绝塔。九绝塔品阶威能提升,它们道行水涨船高,提升起来。

这十八战灵,对于霍玄来说很是重要,其多门神通来自于战灵,因此,他即便遭遇强敌,也从不祭出战灵遇敌,原因二,战灵一旦损毁,代表他失去一门玄奥神通,损失惨重,法承受。

巨虺虽是虚幻之体,在道行提**至地仙九品,其虚体凝实,几乎不亚于原本肉身,载着三人施展地行神通,潜入地底,直遁而去。没过多久,迎面一股浓郁至极的仙元之气拂来,霍玄三人都是精神一振,几息后,在他们目光所见,四周阴暗潮湿的泥土内,出现一枚枚亮晶晶的仙石。

“果然是仙石矿脉!”

仅仅一眼扫去,霍玄就发现不下于数万仙石,散落在四周泥土内。虽然都是下品仙石,但是霍玄比谁都清楚,这只是矿脉边沿,越往深处,仙石品阶越高。

“师尊,这条矿脉规模不小,只有咱们三人,恐怕需要花些时日,才能开采完毕!”唐凯满脸兴奋,在旁说道。

“开采仙石一事,需咱们亲自动手!”霍玄一笑,挥手祭出九绝塔,其内部将近七千名毒仙几息内部被放出,四周泥土立刻被清空出一通道,剔出仙石摆放一边,堆成一堆,如小山般高。

“这些……这些道友都是师尊麾下仙仆?”唐凯被震住了,一脸不可思议。霍玄一笑,道:“凯儿你若对它们感兴趣,待你道行有成,为师送你百名仙仆就是。”

“多谢师尊!”唐凯大喜,他修为虽低,眼光却不俗,看出这些毒仙个个强悍,有好些修为都达到地仙,若能收服百名,将会是一大助力。

霍玄见到这名弟子满脸兴奋模样,摇头一笑,毒仙对旁人来说,价值重大,对他而言却算不得什么。毒母阴阳转生花一直在九绝塔空间闭关修炼,一旦其突破,到时想要多少实力强大的毒仙,都是易如反掌。

在霍玄控制下,七千毒仙沿着仙石矿脉,开采而去。赤火施展小术,点燃火焰,照亮四周,随后取出桌椅,摆上酒菜,招呼吃喝起来,比惬意。

伴随时间推移。通道内堆满了一座座仙石小山,初始都是下品仙石,慢慢地,毒仙开采到中品仙石,数量庞大。

三天后,整个仙石矿脉被开采一空,后一头毒仙返回,带来一块巴掌大仙石,通体呈乳白色,散发出比精纯的仙元之气。

“这是……”霍玄和赤火见状。都是满脸惊奇。

“灵源!也称上品仙石。每处仙石矿脉,多只出产数枚,乃仙石诞生之源!”唐凯家学渊博,一语道出这块仙石来历。霍玄听后惊喜。将此仙石拿在手中。不停观望。他还是头一遭见识上品仙石。

忽地,收藏在身上的千年碑,传来异动。霍玄一奇。挥手祭出千年碑,此宝一处,竟然主动散出一道灰色光束,摄走其手上那枚上品仙石。

霍玄没有阻止,通过心神联系,他从千年碑器灵那里得知,这枚上品仙石对其有大用处,能够继续修复其受损本体。

千年碑这件逆天宝物,多年前在霍玄辅以海量中品灵石臂助下,本体修复大半,岁月溯流之力达到五百倍,但是从那以后,中品仙石便对其失去效用。

而今,这枚上品仙石对千年碑修复本体有用,霍玄自然不会小气,极力成。旁人不知,他却是清楚,千年碑岁月溯流之力,对于仙界修行有着难以想象的辅助功效,堪称逆天。

一旁,唐凯对师尊这件看似不起眼的宝物,也是很好奇。霍玄心中一动,对他说道:“凯儿,为师既然收你为徒,自然要送你一场大机缘。”

话到此处,他手指千年碑,继续道:“此宝名曰千年,内蕴空间,仙家在里面修炼五百年,岁月溯流,外界不过才区区一年。”

唐凯为人机灵,听到这里,已经猜出此宝逆天功效,满脸震惊,还有说不出的兴奋。

“你只要进入千年碑空间,里面各种修行所需仙丹一应俱,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突破进阶地仙,甚至能一举修炼到地仙九品,也花不了多长时日。”

霍玄话说到这里,脸色开始凝重起来,“只不过,此宝关系重大,若被他人得知,不光是为师,连整个玄火商行都会随时覆灭,为师不得不慎重,可以这样说,你是除了你赤火师叔和兰师叔之外,知道此宝存在第三人,为师要你承诺,此秘密必须隐藏心底,任何时候都不能告诉其他人!”

唐凯一听,立刻拜倒在地,指天明誓,绝不泄露千年碑存在秘密,如果违反誓言,五雷轰顶,天诛地灭,死尸。

“起来吧!”

霍玄一挥手,一道流光从其袖口射出,落在唐凯腕间,显出一碧绿手镯,散出幽幽光芒。“此宝送给你,它有护主之效,同时也有监管你之能,一旦你违反誓言,用天谴降临,你已丧命此宝之下!”

唐凯听了,不停点头,神色有些惶恐。这手镯实际上是霍玄祭炼妖兵,本体乃毒王碧玉竹叶青,地仙修为,经过霍玄祭炼,能够发挥出地仙顶级杀伤力,虽只能引动一次,却足以置唐凯于死地。

千年碑事关重大,霍玄不得不谨慎行事,他有心栽培这名弟子,同时也要有所提防,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为之。

“凯儿,希望你能明白为师这番苦心,待你有朝一日,成就天仙之体,到那时,这手镯自行隐去,再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束缚约束!”霍玄安慰了几句,一挥手,便将唐凯送进千年碑内部。

而此刻,整个仙石矿脉已经开采结束,下品仙石不计其数,中品仙石足有五百万之巨,另外还有一枚上品仙石,收获巨大,难以想象。

所有仙石连同毒仙,被霍玄收入九绝塔空间。之后,他招呼赤火,远遁而去。

在这里对上了火焰山散仙,明显不能久留,以惹来强敌。在将赤火也送入千年碑空间修行之后,他独自思忖片刻,展开遁法,朝极北方向飞去。

北天宫典籍上记载,仙土广袤,也有尽头。相传仙土尽头之处,乃鸿虚空,边际。在没有目标地之时,霍玄有心前往,见识这一奇观。

一路遁飞,也不知行了多少万里。还是没到如意天仙土尽头,相反,这一路上,霍玄发现不少神兽家族领地。他心思一动,立刻潜入其中一座城池,察探一番,发觉此城乃神兽家族天狐一族领地。

“天狐族……”

霍玄脑海顿时浮现一张妖娆绝世的容颜,心中感叹,也不知天香现在何处?仙界生活可还如意?

在小元界,蛮荒部族内部。跟他发生关系的女子有好几位。真正相处融洽者,只有天香一人,其余包括红绫蓝岚等女,当年都是迫于冰凤大祭司谕令。不得已献身。并非心甘情愿。在霍玄魔途知返,清醒之后,从她们身上都感觉异样情绪。唯有天香,发自内心爱慕,一直柔情似水相待。

对于此女,霍玄还是有几分眷念,此刻来到天狐族领地,不由想起她来。但是,等到霍玄从往日情怀脱离,心里立刻萌生一念头,就是劫取天狐族生祠愿力。

经过霍玄暗中察探,发现天狐族这座领地城邑,高手不多,天仙强者只有四人,乃出手佳对象。他可不会为了缅怀天香,放过获取功德愿力的机会,天香虽然传承九尾天狐血脉,但是跟天狐族并没有关系,因此,他也不用手下留情。

乔装改扮,霍玄先是在城内购买了一份附近仙土地域图,仔细打听,锁定除了天狐族之外,另外两家神兽家族领地。做好十足准备之后,在某一深夜,他骤然出手,先是劫去天狐族生祠愿力,立刻远遁而去,随后连夜奔袭,劫取另外两家神兽家族生祠愿力,摆脱追兵,悄然离去。

以他现今天仙修为,身怀诸般神通,刻意逃遁,那些神兽家族的天仙强者根本拿他不住,甚至连人影都摸不到边儿。

劫取三家生祠愿力,霍玄收获不小,足足九千多枚愿力结晶,加上近日自身收集所得,刚好凑足一万枚愿力结晶。找到一处安藏身之处,霍玄迫不及待,进入千年碑修炼。

这一修炼,外界过去一年,而霍玄在千年碑空间,足足修炼了五百六十年。吞噬一枚上品仙石之后,千年碑岁月溯流之力又有提升,达到五百六十倍。

这仅仅是一枚上品仙石,如果能获得多的话,霍玄坚信,千年碑很能修复完美,威能尽复。

这次闭关修炼混沌星图观想之法,耗尽一万愿力结晶,霍玄修为只提升到天仙一品圆顶阶,相比起地仙之时,修为提升飞,远不能比拟。这也在他意料之中,天仙百万年一阶,如果这么容易提升,也不正常。

达到天仙一品顶阶,他已经很满意,推测如果再有一万愿力结晶,臂助修炼混沌星图观想之法,应该就能突破,进阶天仙二品。

还有,他在此次修炼之中,观摩星云变幻,意领悟一种炼器法门。鸿混沌,星云流转,造化天地,祭炼万物生灵。这就是他领悟出的炼器窍门,可称之为混沌炼器诀,借助混沌星云之力,以天地为炉,日月星辰为材料,祭炼苍生万物为器。

此炼器法门之玄奥,需赘述,以霍玄现今修为,当然做不到以天地为炉,祭炼日月星辰的地步,不过,他能够以自身为鼎炉,辅以材料,祭炼诸般仙器。

领悟混沌炼器诀,霍玄喜不自胜,立刻取出许多炼器材料,挑选几样,双手印决一掐,眉心射出一道星光,竟然将这些材料摄入紫府空间,其内星云流转,一样样材料在星云之力淬炼下,开始融化成液体……

百年过后,盘坐在千年碑空间,闭目行功的霍玄,猛然睁开双眼,其眉心流光一闪,一面小盾显现,悬浮在其身前,散发出难以言及的古朴光芒。

此盾一处,仿若有灵性,滴溜溜一转,周遭仙元之气立刻狂涌而来。几息后,此盾表面加温润,一道道符纹若隐若现。

“仙宝!”

霍玄先是一喜,随后脸上流露淡淡憾意。仙宝跟仙器大区别,前者蕴含天道法则之力,一经出世,天道符纹显现。而今,此盾表面天道符纹若隐若现,只能算得上是仙宝雏形,还没有成为真正仙宝。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天和医院
西藏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温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上海治疗宫颈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