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播第一百四十章完美

2020-01-26 09:17:15 来源: 保定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一百四十章 完美!

陈茹离开了,她当然不会住在这里,甚至不可能做过多的停留;

虽然在扶苏事件之中陈茹反水了,但因为老富贵留下的手笔,使得当时的一切都失去了争论计较的价值,陈茹的所作所为,也失去了意义,也因此,苏白跟胖子他们对陈茹也没多大的仇恨,至多调侃一句蠢女人。

但至少,陈茹是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和苏白等人在一起了。

人与人关系之间,其实就靠那点意思维系着,一旦那点意思没了,关系也就断了。

不过,陈茹走之前说的话倒是让苏白深有感触,

倒不是陈茹说她献祭了生命,只留下三个月的寿元,对于这个疯女人来说,这种事儿还真不到让人惊讶的程度,

其实,还是是陈茹关于选择的描述,

或许,

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以前苦日子时不觉得有什么,好日子刚过上,心思就不同了。

苏白抬起头,看着似乎因为自己和梁老板的对决而变得更加清晰的夜空,目光陷入了某种沉思。

以前自己只有华山一条路时,反而可以孤注一掷,走得艰难,却直到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落脚,现在,似乎条件好一些了,从容一些了,反而有些踌躇了。

不过,很快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打断了苏白的沉思。

“怎么了?”胖子疑惑地问道。

“有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要去见见。”苏白回答道。

“你老相好怎么就这么多呢?”胖子很腻歪地说道,“看你平时一副宅男深井冰的样子,结果相好的数都数不过来。”

苏白笑了笑,没搭理胖子的调侃,身形直接在原地消失。

胖子摇摇头,去给小家伙热牛奶去了,嘴里还嘟囔着:

“男人果然靠不住,还是孩子重要。”

……………………

而在此时此刻,一个小男孩正在坟墓里艰难地爬行着,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蠕动的肉蛆,肌肉组织大部分已经腐烂,无数的蛇虫鼠蚁在其体内穿梭着,眼耳口鼻似乎成了这些东西的家门和窗户。

但小男孩还在坚持地爬着,坚持不懈;

对于亡灵生物来说

死亡的标准和普通人不一样。

普通人没有呼吸了,没有心跳了,没有温度了,大概率就能认为已经死了。

而对于亡灵生物对于僵尸这类的存在来说,

你不能动了,动不起来了,

才算是死了。

小男孩现在正承受着极为庞大的痛苦和压力,但他没有放弃,因为一旦放弃,等待他的就是万丈深渊。

广播这次明显是打算孤注一掷的,你坐不上这般的列车,下班可能还有,但只剩下送死的意义了。

因为这一代大佬,算是自今之后广播所能筹措出来的实力最强的一批了,以后只能是一代不如一代。

小男孩咬着牙,继续地爬行着。

一提到凤凰涅槃,人们脑海中往往浮现出一张张绚烂的画面,高傲的凤凰,尊贵的羽翼,灿烂的熔岩,令人赞叹和窒息的美丽。

但涅槃,有时候却不是很花哨,正如半年前和尚证道时那样,有人来拜佛,和尚就成佛了,就比如现在的这个男孩,他其实也是在涅槃。

时间,慢慢地流逝,小男孩的身体却在陷入一种停滞之中,他累了,确实累了。

他不是天才,也没有绝强的机遇,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他属于广播揠苗助长的那一批,哪怕在广播的催生和扶持之下,他想要证道,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公墓园区在此时空无一人,四周已经被设下了禁制,所有的墓碑也都被翻起,一个个各式各样的骨灰盒呈现出千姿百态的精美。

小男孩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公墓园区的工作人员,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在这里玩,他不畏惧这里,因为这里是他的童年,是他的游乐场。

但他现在拼劲了一切,

却还是差那一口气,

提不上去!

是真的提不上去!

苏白出现在了这里,作为僵尸,他当然能够感应到这里小男孩的能量波动。

只是,苏白也没料到,自己二人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或许,如果不是现在苏白和他都正好在上海,苏白都不会再记起来这位当初向自己展示相册的男孩了。

相册,被苏白拿了出来,随意地翻阅着。

而小男孩奋力地抬头,看到是苏白后,只是颓然地笑了一下,他有些乏力了。

甚至和昔日“同道中人”问好的力气都没了。

“你这两年的艺术品拍摄,有点俗套了,完全没了以前的那种想象力。”

苏白评价道。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画面,

一个男孩身体几乎腐烂,

而在其身旁,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拿着画册和他认真探讨着艺术。

“我累了。”男孩说道。

他不是说现在的累,而是说他在自己的艺术风格上的累。

苏白点点头,“确实,后面的,完全是为了拍摄而拍摄,虽然那些被你虐杀又被你摆出各种造型的人都是死有余辜的渣滓,但你如此浪费他们的遗体就拍出这种垃圾,也真是有些浪费材料了。”

苏白继续点评着。

男孩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他清楚,苏白说的都是对的。

苏白记得自己以前来这里时,这个男孩就坐在园区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手里正拿着这本册子翻阅着,当时二人的见面,颇有一种臭味相……不,是惺惺相惜的感觉。

男孩对虐杀,对死亡,对尸体,对冰冷温度的美感掌控,确实独树一帜,每一张照片,每一个姿势,都能让同道中人惊叹拍摄者的想象力。

不过,人总会长大,正如以前的男孩叫小男孩,现在叫男孩了。

人长大了,一些灵性,也慢慢地消散了。

苏白将画册放下,算是第一次正式打量眼前这个昔日“朋友”的状况,

油尽灯枯了哟。

“我帮你吧。”苏白说道,以苏白如今的身份和实力,强行帮男孩续命和扶着他去突破,并非不可能。

“把后一半相册烧了吧,留下前一半,你留着收藏好了。”男孩如此回答。

在一定意义上,算是拒绝了苏白的帮助。

哪怕是小孩子,也是好面子的,事实上,大人往往更愿意屈服,反而没有小孩子那么倔。

“删掉了,就不存在了么?”苏白反问道。

男孩沉默不语,他的眼皮在此时已经开始缓缓地闭合了。

“僵尸,集天地怨念而生,不入五行,不屑轮回,人神共愤,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一只等死的咸鱼。”

小男孩依旧不为所动。

苏白拿出,打开了摄像头,道:“反正你打算带着你的倔强和坚持死了,那就让我来帮助你拍最后一张吧,以前你都是拍别人的尸体,这一次,你来当素材。

还能动么?

那就选一个你觉得最适合的造型。”

男孩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原本闭合的眼眸竟然在此时重新缓缓睁开。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失去了对创作的激情失去了灵感,等于是让其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而眼下,他似乎从苏白的话语之中得到了一些灵感,这股灵感,甚至比忽然注入了生机更让他激动,也更有效果。

苏白举着,摄像头对着男孩,催促道:“速度点,别没摆好就死了。”

男孩加快了速度,

他竭尽全力,翻了个身,

苏白向后挪动了两步,让男孩头朝下脚朝上出现在照相机画面中。

男孩现在是正面朝上,

他的双臂慢慢地松开,平摊在地上,

双腿也尽可能地平放,

此时的他,不像是躺在公墓园中,更像是躺在洒满金色阳光的沙滩上。

随即,男孩的脸上开始呈现出一种属于孩童的“青涩”“纯真”以及种种美好。

腐烂的身体,

不断蠕动的肉蛆,

进进出出的蛇虫鼠蚁,

配合一张男孩纯真无暇的脸庞,

画面对比,确实足够深入人心,这确实能够称得上是一个精彩的作品,能够让人看了之后头皮发麻深陷矛盾情绪的作品。

但苏白却在此时摇了摇头,

“不够。”

说着,

苏白抬起脚,

直接对着男孩的脸踩了下去,

以苏白如今的实力,都能和梁老板在虚空之中大战三百回合了,这一脚下去的力量,别说僵尸男孩就剩一口气了,就算其全盛状态也吃不住。

“啪…………”

僵尸男孩的半张脸被苏白直接踩崩溃,

眼下,

僵尸男孩只剩下了半张脸,

半张纯真无暇的脸,

另外半张消失了,

再搭配上肉蛆翻滚高度腐烂的身体,

那种矛盾和冲突感瞬间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咔嚓……”

苏白按下了快门,

然后蹲下来,将屏幕送到男孩面前,也不管男孩是死是活,直接道:

“这张,满意么?”

已经彻底失去声息的男孩身体竟然在此时慢慢地颤抖起来,

腐烂的肉身在此时竟然开始了复原,

崩溃的脸竟然也重新长出了肉芽,

身上的气息居然开始重新飙升,

一股属于大道的气息在此时逐渐蔓延开来,

但这一切都不是男孩所在意的,

当他的嘴刚刚复原时,他就迫不及待地赞叹道:

“完美…………”

合肥长淮医院的具体地址
罗田县万密斋医院
在吉林治牛皮癣哪家医院最好
三亚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山东著名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